所在位置: 首頁 > 司法改革 > 改革案例 >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 實行“四類案件”精細化監督管理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不斷健全完善與新型審判權運行機制相適應的審判監督管理機制,聚焦“四類案件”監管難題,出臺《“四類案件”監督管理實施細則》,探索建立“四類標準、四階識別、四管齊下、四重保障”的監管工作模式,通過明確監管范圍、完善監管程序、健全監管模式、強化監管實效,實現充分放權與有效監管相統一,細則出臺以來已將227件案件納入“四類案件”監管,院庭長監督管理機制進一步完善。

一、四類標準,明確“以審判權為基”的監管范圍

樹立“以審判權為基”的理念,綜合考慮社會影響、案情復雜程度、類案沖突、違法審判等因素,將“四類案件”具體細化為4類21種,明確“四類案件”的識別標準。一是明確群體性糾紛范圍。綜合考慮涉案群體、人數、區域等因素,將涉眾型犯罪案件、涉及重大項目可能引發群體性訴訟等可能影響社會穩定的案件歸入此類。二是明確疑難復雜案件標準。根據法律關系復雜程度、涉案標的額、法律適用難度等進行細化。三是明確類案沖突類型。針對可能與本院或上級法院生效判決發生沖突的案件,通過類案統一裁判標準,避免同案不同判。四是明確違法審判情形。結合實際對有關單位或者個人反映法官有違法審判行為的案件加強監管,堅決杜絕“人情案、關系案、金錢案”,確保司法公正。列入監管的案件中,除2件屬于法律或司法解釋修訂導致的類案沖突案件,其余均屬于涉眾涉穩和疑難復雜案件。

二、四階識別,構建“以親歷性為主”的啟動程序

遵循司法親歷性原則,建立“立案部門標識、業務部門報告、綜合管理部門提請、監管主體啟動”的四階識別模式。一是立案部門標識。明確立案部門對“涉眾涉穩類”案件識別的首要責任,在立案過程中發現疑似“四類案件”的,應主動填寫《“四類案件”監督管理登記表》,一并移送業務部門。二是業務部門報告。對于立案部門標識的“四類案件”,承辦法官經風險評估后認為不屬于“四類案件”的,應當說明理由并層報院領導審批;承辦法官在案件審理、執行過程中發現疑似“四類案件”的,應當主動報告,提請局庭長決定是否納入監督管理。三是綜合管理部門提請。審判管理部門、紀檢監察部門、信訪部門等綜合管理部門發現屬于“四類案件”的,應當提請院領導啟動監督管理程序。四是監管主體啟動。局庭長發揮就近與現場管理優勢,承擔“四類案件”的主要審查決定職責,對于需跨部門協調、資源調動難度大、特別重大敏感、涉違法審判等重點案件,應當報請分管院領導或院長決定是否啟動監督程序。從已納入監管的案件來源看,立案部門標識和業務部門報告的案件為191件,占比超過80%。

三、四管齊下,健全“以程序化為要”的監管模式

細化監管內容及方式,推動監管模式從實體化審批把關向程序化制約轉變,從隨意性、私密性向平臺化、公開化轉變。一是管審判流程。明確院庭長根據監管需要向審判組織發出督辦通知,啟動報告程序,由承辦法官向院庭長報告案件審理進度、計劃和評議結果等,發現異常時可通過調整承辦人、監管審判流程運行情況等方式履行監管職責。二是管評議程序。發揮專業法官會議的咨詢參考作用,院庭長在履行審判監督管理職責時,發現案件存在屬于專業法官會議討論范圍的,可以將案件提交專業法官會議討論;明確應當提請審委會討論的“四類案件”范圍,符合規定情形的,承辦法官應當層報院長提請審委會討論決定。三是管審批權限。對于審判組織應當報告案件情況而未報告的,應當提交專業法官會議或審委會討論而未提交的,院庭長可在系統上凍結文書簽發和結案權限,倒逼承辦法官履職盡責。四是管違法違紀。強化紀檢監察對“四類案件”的督查力度,對可能存在違法審判的案件提請紀檢部門介入“一案雙查”,并對怠于發現、報告、監督的責任人員依規問責。

四、四重保障,提升“以強質效為本”的監管實效

堅持公正高效司法,協同發揮審委會、案件質量評查、信息技術、績效考核管理的保障作用,以“四類案件”監管促進審判工作質效的提升。一是發揮審委會制度功能。進一步改進審委會工作機制,細化應當提請審委會討論的案件情形、程序要求和議事規則;建立類案與關聯案件強制檢索機制,要求承辦法官制作檢索報告并在審理報告中進行分析,確保案件討論充分展開,促進裁判統一。細則出臺以來,提交審委會討論的5件案件均附類案檢索報告。二是加強案件質量評查結果應用。把重點評查和常態化評查相結合,對納入監管范圍的“四類案件”進行標記,適時納入評查范圍;定期匯總梳理評查出的問題清單,分析通報,發揮案件評查改進、提高案件質量的作用,為“四類案件”監管提供參考。三是強化信息技術支撐作用。建立“四類案件”監管臺賬,探索通過審判管理系統對“四類案件”進行標注,實行流程動態監督管理、定期統計通報,推動案件關鍵流程節點的管控,確保監管過程全程留痕。四是提升績效考核管理效能。探索將“四類案件”監管納入審判質效考核,由審判管理部門定期通報;將院庭長對“四類案件”監管情況納入院庭長個人業績考核,并規定負有監督管理職責的人員怠于行使或不當行使審判監管管理職責導致裁判錯誤并造成嚴重后果的,依法追究相應責任。

 

上一篇: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法院 打造智慧審判管理“一體化”...
下一篇: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 四項措施預防和清理長期未結案...

返回頂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数据 急速赛车计划全天在线 mg游戏推荐 360手机彩票 ag视讯是骗局吗 北京快3开奖结果助手 MG水果大战怎么玩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84期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88期 3u真人百家乐赌博 澳洲幸运5是国家开奖吗 新疆11选5跨度走 网上百家乐_Welcome 山东11选5推荐前一 北京pk拾赛车历史记录 三分赛车怎么下 百家乐信誉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