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白皮書 >

廣東環境資源審判(2016.01-2018.06)白皮書(下)

檢察機關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

(2016年1月-2018年6月)

 

檢察機關

案件名稱

審理法院

1

肇慶市人民檢察院

肇慶市人民檢察院訴麥瑞鐘、麥瑞標水污染責任糾紛案

肇慶中院

2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張玉山、鄺達堯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廣州中院

3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訴郭松全、黃基雄、鄭勇、陳曉東、姚佑財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潮州中院

4

韶關市人民檢察院

韶關市人民檢察院訴鄭輝雄、鄧仁加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清遠中院

5

清遠市人民檢察院

清遠市人民檢察院訴廣東天弼陶瓷有限公司、周應東、熊晏林、植才東、肖墩、黃偉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清遠中院

6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訴汕頭市恒豐制革有限公司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潮州中院

7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陳柱興、陳汝根、鐘啟光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廣州中院

8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李偉來船舶污染損害責任糾紛案

廣州海事法院

9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王韋富船舶污染損害責任糾紛案

廣州海事法院

10

佛山市人民檢察院

佛山市人民檢察院訴佛山市金業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廣州中院

11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訴江遠忠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潮州中院

12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

汕頭市人民檢察院訴汕頭市金平區升平杏花屠宰場、陳創新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潮州中院

13

揭陽市人民檢察院

揭陽市人民檢察院訴深圳市龍澄高科技環保(集團)有限公司、深圳市燁富環??萍加邢薰?、王克強、余作勇、許陶華、楊書全、陳西楷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潮州中院

14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鄧偉鋒、吳尚能、徐福全水污染責任糾紛案

廣州中院

 

我省檢察機關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主要集中在水污染方面,2016年以來檢察機關就水污染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10件,占檢察機關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總數的71.43%。此外,檢察機關就海洋環境污染、土壤污染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各2件。檢察機關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大多是從已提起公訴的環境污染類刑事案件中發現案源,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的被告80%以上都已因破壞生態、污染環境行為受到了刑事處罰。

 

檢察機關提起環境公益訴訟以來,全省法院依法審理了一批具有典型意義、有較大社會影響的公益訴訟案件。2016年7月,肇慶中院調解結案的肇慶市人民檢察院訴麥瑞鐘、麥瑞標水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案,成為全國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試點以來首宗調解結案的案件,得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的高度肯定。此外,廣州中院審理的“從化垃圾填埋案”張玉山、鄺達堯環境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案、潮州中院審理的“粵東公益訴訟第一案”郭松全等環境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案均受到廣泛關注和高度評價,對推動當地環境治理發揮了積極作用。

(三)健全完善環境公益訴訟配套制度

暢通環境公益訴訟立案受理程序。為切實加強對環境公共利益的司法保護,省法院和各地法院暢通環境公益訴訟立案受理程序,建立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受理審查協調機制,要求受理案件的中級法院對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的受理審查工作由立案庭和環境資源審判部門共同負責,為環境公益訴訟的順利推進奠定基礎。2016年以來,各集中管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的中級法院均受理了一定數量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

 

加強環境公益訴訟審判指導。針對環境公益訴訟公益性、技術性強、利益沖突復雜、社會影響廣泛等特點,嚴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審慎推進環境公益訴訟的相關要求,注重做好案件信息溝通以及訴訟風險預案,確保案件審理工作規范有序開展。省法院對全省法院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建立全程跟蹤指導制度,對案件審理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明確要求各地法院及時逐級請示上級法院,防止出現影響社會穩定等不良后果。同時,加強對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審判的規范指引,建立符合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特點的訴訟程序和規則。在省法院指導下,2017年,廣州中院在全國中級法院中率先制定出臺《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的操作指引》,規范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審理規程,為打造精品環境公益訴訟案件奠定基礎。

倡導設立環境訴訟資金賬戶。為解決制約環境訴訟特別是環境公益訴訟中被告應承擔的賠償金、環境修復費用的接收、管理、使用問題,完善環境公益訴訟資金保障,2017年4月,省法院起草并與省檢察院聯合會簽《關于開設環境訴訟專項資金賬戶的報告》,向省財政廳申請開設環境訴訟專項資金賬戶,擬搭建省級資金管理平臺,對我省法院所有環境訴訟案件的資金進行存放保管和統籌調配,探索建立適合廣東環境訴訟特別是公益訴訟發展的資金運作模式,確保資金用于受損生態環境修復,更好地實現環境訴訟的價值功能。

此外,省法院鼓勵各地法院積極開拓創新,結合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特點探索生態恢復性司法,探索適合本地區公益訴訟發展的鑒定方式、資金運作模式等,確保能夠更好地發揮環境公益訴訟的評價指引功能和影響。

四、加強我省環境資源審判工作的思路和設想

回顧兩年來廣東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實踐,我們正經歷著從初始探索逐步走向規范成熟的發展歷程。各級人民法院始終緊跟時代步伐,圍繞黨和國家工作大局,結合廣東特點,不斷加大環境資源審判工作力度,為服務保障生態文明和美麗廣東建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在肯定成績的同時,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廣東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工作剛剛起步,仍存在諸多薄弱環節,與黨中央、省委、省政府關于新時代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部署要求、與人民群眾對生態環境改善的熱切期盼還有一定的差距:部分法院對環境資源審判的重要性、特殊性認識不到位,環境資源審判職能作用不夠凸顯;環境資源審判專門化建設步調不一,全省環境資源專門審判機構和審判團隊的發展不平衡,工作體制機制尚待健全;現有隊伍環境司法理念和審判能力尚不能完全適應環境資源審判現代化、專業化的要求;環境公益訴訟特別是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公益訴訟數量偏少,公眾參與需要進一步落到實處;環境資源案件裁判尺度不夠統一,新型、疑難案件的諸多法律適用問題有待進一步研究解決。

當前,廣東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工作已經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全省各級法院將堅持問題導向,主動對標新時代,找差距、補短板,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引,準確把握服務保障新時代生態環境保護的目標任務,切實提高政治站位,增強責任感、使命感,全面加強環境資源審判各項工作。

(一)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指導環境資源審判工作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指明了新時代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目標和方向。加強生態文明建設是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必然要求,也是我省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目標的重要內容。全省各級法院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將其貫徹到環境資源審判工作全過程,從更高站位、更寬視野把握大局、完善思路、謀劃發展,最大限度發揮好司法服務保障生態文明和美麗廣東建設的職能作用。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對優美生態環境和公正環境資源司法保障的需求,切實保障人民群眾在健康、舒適、優美生態環境中生存發展的權利。要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理念,落實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通過有效法律手段把生產生活規制在資源環境承載能力范圍內,推動實現經濟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生態全面優化。要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統籌協調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找準環境保護、經濟發展與人民群眾環境權益之間的平衡點,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要堅持山水林田湖草系統保護觀,統籌考慮自然生態各要素保護需要,探索創新審判執行方式,推動生態環境整體保護、系統修復、區域統籌、綜合治理。要緊緊圍繞“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工作目標,創新體制機制,完善裁判規則,通過專業化的環境資源審判落實最嚴格的源頭保護、損害賠償和責任追究制度,不斷提升新時代生態環境保護的司法服務和保障水平。

(二)圍繞突出生態環境問題的化解發揮審判職能作用

今年5月18日至19日召開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了美麗中國建設的“時間表”和“路線圖”,要求加快構建生態文明體系,全面推動綠色發展,提高環境治理水平,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全省法院要圍繞黨中央、省委、省政府關于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戰略安排,圍繞突出生態環境問題的化解,進一步充分發揮環境資源審判職能作用,服務保障污染防治和生態安全保護。要積極回應人民群眾對空氣質量持續好轉的熱切期盼,依法審理好大氣污染防治相關案件,為打贏藍天保衛戰提供堅強司法后盾。要按照省委“精準發力提升水環境質量”的要求,依法審理好水污染防治相關案件,維護水環境和水生態安全。要配合省委“分類防治土壤環境污染”的規劃,依法審理好土壤污染防治相關案件,維護食品安全和生活環境安全。要主動服務廣東海洋強省建設戰略,依法審理好海洋生態環境保護案件,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要依法貫徹鄉村振興戰略,依法做好涉及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案件的審理工作,全面服務美麗鄉村建設。要持續推進司法與行政的良性互動,充分利用司法建議這一手段,及時反饋審判執行過程中發現的行政主管部門、企業等責任主體存在的問題,強化風險防范,促進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提升廣東生態環境治理水平。

(三)穩妥推進環境公益訴訟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我省環境公益訴訟還處在起步階段,各項體制機制需要健全完善。要正確處理檢察機關的法律監督權和公益訴訟權利的關系,支持檢察機關依法開展環境民事、行政公益訴訟,在遵循民事訴訟、行政訴訟基本制度的基礎上不斷完善審理程序和裁判規則,促進依法行政、嚴格執法,提升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司法保障水平。要依法審理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公益訴訟案件,暢通訴訟渠道,保障社會組織公益訴權,完善審理程序和配套機制,引導社會公眾有序參與環境治理。此外,黨中央、國務院2018年初正式印發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自2018年1月1日起在全國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廣東省委、省政府也即將出臺我省《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實施方案》。政府提起生態損害賠償訴訟,是我國環境司法保護的新亮點和新途徑,符合我國的客觀實際,在國際環境司法保護上也屬于創新之舉。全省法院要提前謀劃、穩妥推進省、市政府和授權部門提起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受理和審理工作,加快探索完善該類案件的訴訟規則和程序,推動制度完善,更好地助力生態環境保護和美麗廣東建設。

(四)深化環境資源審判體制機制創新

環境資源案件具有高度的復合性和專業技術性,需要走專業化審判道路。但與先進省份相比,我省環境資源審判的專門機構和團隊較少,職能也不統一,而一些兄弟省市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備的三級法院環境資源審判組織體系。全省法院要堅持環境資源審判專業化的發展路徑,在深化司法責任制改革過程中,繼續推進環境資源審判機構建設,科學配置審判資源,推動環境資源刑事、民事、行政案件由專門審判機構或專業審判團隊審理,通過專業化審判,提高環境資源司法保障能力水平。要結合廣東實際,繼續深化環境資源審判工作體制機制創新,逐步完善證據保全、訴前禁令、依職權調取證據、舉證責任分配等制度,探索建立符合生態環境保護需要的特別訴訟規則,以更科學的審判體制機制服務和保障廣東生態文明建設。要繼續推動環境資源糾紛多元共治體系建設,在準確把握司法權邊界的前提下,積極推動構建與立法機關、行政機關、檢察機關的銜接聯動機制,逐步破解困擾環境資源審判的取證難、執行難等瓶頸問題,形成生態環境保護的合力。

(五)努力打造專業化的環境資源審判隊伍

全省法院要結合環境資源審判的突出特點,持之以恒抓好隊伍建設工作。要著力加強隊伍思想政治建設,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要著力加強隊伍業務能力建設,通過多種形式的教育培訓和業務交流活動,培養既精通法律又熟悉環境專業知識的環境資源審判團隊,打造專家型法官隊伍。要著力加強隊伍作風建設,根據環境資源案件涉及利益重大、主體多元、矛盾尖銳的特點,督促教育干警時刻保持高度警惕、警鐘長鳴,嚴守廉政底線,努力鍛造一支政治強、本領高、作風硬、敢擔當的專業化環境資源審判隊伍。同時,要充分發揮廣東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專家庫的司法智庫作用,堅持問題導向,增強環境資源理論和實務研究的前瞻性、針對性和有效性,不斷創新、豐富環境資源審判理論研究成果,夯實環境資源審判基礎。要繼續實施環境資源審判精品戰略,打造精品案件,推出精品案例,注重統一裁判尺度,樹好廣東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品牌。


附錄:

廣東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典型案例

(2016.01-2018.06)

一、陳某某污染環境案

【基本案情】

陳某某是廢舊物資回收從業者,2016年7月起,其多次在承租的佛山市順德區杏壇鎮南華村基圍邊大量堆放收購回來的節能燈玻璃碎片,并將該節能燈玻璃碎片轉賣。2017年1月,佛山市順德區環境運輸和城市管理局杏壇分局現場起獲節能燈玻璃碎片1767.98噸。經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評估,陳某某堆放的節能燈玻璃碎片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16年版)中的危險廢物。經核算,本次環境損害數額共計4788656元,其中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為4562156元,應急處理費用3500元,事務性費用223000元。

【裁判結果】

佛山市順德區法院經審理認為,陳某某違反國家規定,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其行為已構成污染環境罪,犯罪后果特別嚴重。陳某某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案發后支付了部分應急處理費用,予以從輕處罰。佛山市順德區法院判決:陳某某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三十萬元;對扣押在案的涉案節能燈玻璃碎片1767.98噸予以沒收,由佛山市順德區環境運輸和城市管理局作銷毀處理。

【典型意義】

危險廢物是指具有腐蝕性、毒性、易燃性、反應性、感染性等一種或者幾種危險特性的或者不排除具有危險特性,可能對環境或人體健康造成有害影響,需要按照危險廢物進行管理的固體或液體廢物。對危險廢物進行收集、貯存、處置的單位或個人,應當依法領取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采取防揚散、防流失、防滲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環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傾倒、堆放、丟棄、遺棄危險廢物。本案中,陳某某露天大量堆放屬于危險廢物的節能燈玻璃碎片,嚴重污染環境,已經構成犯罪且達到后果特別嚴重的情形,應依法懲處。本案的辦理打擊了隨意堆放危險廢物、污染環境的行為,規范了廢舊物資回收行業處置廢舊物資的方式,對有效、規范進行廢舊物資治理、保護生產和生活環境具有積極借鑒意義。

二、郭某某、邱某某、鄭某某等非法采伐、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案

【基本案情】

郭某某、邱某某、鄭某某等以圖財為目的,從2015年4月開始伙同同案人揭某某(在逃)等人時分時合在湛江徐聞縣轄區和雷州市轄區內連續盜伐沉香樹,作案10多起,并將盜伐來的沉香木運回同案人家中進行加工,后以1-1.3萬元/斤的價格賣給茂名市電白縣的“思光”,所得贓款除共同開支外,由參與人員平分。經鑒定,被盜的沉香樹屬于野生的瑞香科沉香屬的白木香(別名土沉香),屬國家二級保護植物,值款人民幣80余萬元。

【裁判結果】

徐聞縣法院經審理認為,郭某某、邱某某、鄭某某違反國家規定,多次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非法采伐、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其行為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條之規定,構成非法采伐、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且屬于情節嚴重,依法應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紤]郭某某、邱某某、鄭某某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等因素,判處郭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判處邱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千元;判處鄭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千元。

【典型意義】

野生動植物是自然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保護野生動植物對于保持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改善人類生存環境具有重要意義。案涉沉香木為代表的珍貴植物資源具有重要的經濟價值、科學研究及文化價值,涉珍貴植物資源的犯罪活動對人類資源造成的損失是無法估量的,犯罪鏈條的每個環節均應依法打擊。本案的處理結果有效打擊了涉珍貴植物資源的犯罪活動,震懾了潛在的犯罪分子,也告誡社會公眾,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要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引導群眾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珍惜和愛護野生動植物,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三、廣州市悅新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王某某非法占用農用地案

【基本案情】

2009年底,王某某代表悅新公司向上崗經濟社等租用棄耕土地128.958畝作為花卉種植基地。該社向當地鎮政府申請將涉案地塊用于種植花卉,鎮政府亦答復同意,但土地永久固化的附屬設施面積不能超過千分之六。2010年10月,在未取得國土部門許可的情況下,王某某以悅新公司之名,改變土地用途,聘請他人對土地進行澆筑平底化水泥路面,并搭建磚墻鐵皮屋頂的簡易商鋪用于出租。經鑒定,85.232畝基本農田因采用建筑材料進行固化,種植條件已嚴重破壞。案發后,悅新公司已對上述被破壞土地進行了復綠,并承擔了大部分整改費用。王某某在被公安機關訊問和采取強制措施前,為配合檢察機關的調查取證工作而接受詢問,并如實供認了其非法占用農用地的犯罪事實。

【裁判結果】

廣州市增城區法院一審判決:悅新公司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王某某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六個月。判后,悅新公司及王某某不服提起上訴。廣州中院二審判決:維持原審判決中定罪部分;撤銷原審判決中量刑部分;悅新公司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王某某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典型意義】

“民以食為天”,為促進農業生產和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國家建立了嚴格的基本農田保護制度。悅新公司及王某某采用建筑材料固化涉案耕地,嚴重破壞種植條件,已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二審考慮到王某某有增加農村土地利用收益,提高當地農民收入,拉動當地經濟發展的動機,主觀惡性不大;涉案地塊屬于基本農田,但因地勢低洼,不具備耕種條件,已長期棄耕,不具有保障糧食生產等作用;案發后王某某積極采取措施復耕復綠并通過驗收,土壤恢復狀況較好,悅新公司在涉案地塊整改過程中,亦承擔了大部分整改費用,有效消除了危害后果;王某某存在自首情節等情形,認為一審量刑不當,并予以改判,貫徹了“罪責刑相適應”原則,既有效打擊了非法占用農用地的犯罪行為,又考慮了案件特殊情況,適當減輕處罰,鼓勵犯罪主體采取措施消除危害后果,體現了環境資源審判的修復性司法功能。

四、北京市朝陽區自然之友環境研究所、廣東省環境保護基金會訴廣東南嶺森林景區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東陽光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廣東省乳陽林業局環境污染民事公益糾紛案

【基本案情】

南嶺森林景區公司、東陽光公司在南嶺國家森林公園進行森林生態旅游項目開發、經營及管理,自2010年10月開始,兩公司與乳陽林業局共同在南嶺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炸山修路,使大量森林植被被掩埋破壞。自然之友環境研究所和廣東環境保護基金會提起公益訴訟,認為南嶺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嚴禁任何開發建設項目,三被告未取得環境影響評價審批即擅自決定炸山毀林修路,損害生態環境,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修路、恢復原狀或支付生態修復費用,賠償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恢復原狀期間的服務功能損失費用及賠禮道歉。

【裁判結果】

經清遠中院主持調解,原、被告達成如下調解協議:南嶺森林景區公司立即停止炸山修路,已經硬化的道路只作為森林防火、資源管護、生態修復使用;賠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500萬元用于修復該自然保護區生態,修復工程公開招投標;確保在2019年4月份前完成涉案公路的生態修復工作,若修復評估不通過,繼續承擔后續費用;每年12月通報生態修復進展,接受監督;乳陽林業局負責監督修復工程的實施。

【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我省最大的自然保護區——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保護問題,社會關注度極高。案件調解結案并在執行過程中創設了“執行托管人”,理順了政府相關部門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的權責,也發揮了行政機關在生態修復中的積極作用,促使景區管理方、政府相關職能部門重新審視南嶺生態建設問題,盡快健全完善景區建設涉及的環境影響評價手續,有效發揮了環境公益訴訟的指引功能。該案調解書生效后,執行代管人乳陽林業局委托設計單位出具規劃設計方案,通過招標確定施工單位和監理單位,目前施工單位已采取工程措施和生物措施開展復綠工作,生態修復初見成效。

五、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陳某興、陳某根、鐘某某土壤污染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2年1月18日,廣州市蘿崗區光燁潤滑油廠的投資人鐘某某將部分場地出租給陳某興、陳某根用作加工基礎油的工場。2014年8月29日,光燁潤滑油廠因環保設施未驗收而被環保部門處以立即停產及罰款10萬元的行政處罰,但陳某興、陳某根并未停產。2015年7月15日,公安機關會同環保部門前往現場調查,查獲廢液壓油242桶(170公斤/桶)、基礎油5罐(內容物共重約30噸)等。經鑒定,上述原料含廢礦物油,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的危險廢物。陳某興、鐘某某均以污染環境罪被追究刑事責任。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受委托于2017年4月作出《環境損害鑒定評估報告》顯示:部分土壤礦物油含量高于1000mg/kg,最高含量達10200mg/kg。案涉污染地塊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為建設用地,現狀為村莊。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要求陳某興、陳某根、鐘某某恢復污染地塊原狀、處理現場危險廢物以及賠償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等。

【裁判結果】

廣州中院受理案件后,組織公益訴訟人和被告進行了多次調解、協商,并就相關專業技術問題向技術專家進行了咨詢,促成雙方達成調解協議:由陳某興、陳某根、鐘某某在限期內提交環境調查報告、修復方案、修復協議、修復機構的主體、資質等材料,根據廣州市開發區、黃埔區國土管理部門作出的《測繪報告》所確定的污染地塊范圍,將污染地塊的污染物總石油烴(TPHs)修復到未受污染的環境水平,即《展覽會用地土壤環境質量評價標準(暫行)HJ350-2007》標準中的A級標準(1000mg/kg)。修復完畢后向法院提交修復工程總結材料,由第三方對治理效果進行評估。逾期未修復的,由法院選定有資質的機構代為修復。相關調查、修復、評估和處理污染現場廢油的費用由陳某興、陳某根、鐘某某負擔。污染現場的廢液壓油、基礎油的處理按照生效刑事判決執行。

【典型意義】

土壤是農業生產的基礎,是人類最基本的生產資料和勞動對象,也是陸地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本案中,被告在建設項目需配套建設的環保設施未經驗收、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對周邊土壤造成嚴重侵害,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廣州中院在案件調解過程中充分咨詢技術專家意見,從專業角度完善調解協議,為修復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礎;引入第三方機構對修復結果進行評估,以保障修復達標;根據污染土地性質,合理適用《展覽會用地土壤環境質量評價標準(暫行)HJ350-2007》標準中的A級標準等,保證調解協議的專業性。同時,在調解協議中具體規定了修復范圍和修復標準,保證了調解協議的可操作性。本案合理運用調解方法,促成公益訴訟人與被告達成調解協議,有利于受污染的環境得到有效和及時的修復,體現了環境資源審判修復性司法的重要特點。

六、莫某某訴廣州番禺雅居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番禺分公司噪聲污染責任糾紛案

【基本案情】

莫某某一家于2007年6月購買了雅居樂公司開發的一套住房,入住后發現樓下架空層水泵房運轉時產生的低頻噪音嚴重影響生活,每晚只能睡2小時。莫某某委托專業機構對房屋的噪聲進行監測,監測報告顯示涉案水泵房的噪聲值已超過《民用建筑隔聲設計規范》一級標準。莫某某起訴請求雅居樂公司遷離水泵房及相關設施,或換取同等規格、同等面積的住房,并支付測試費3500元及賠償精神損失50000元。

【裁判結果】

廣州市番禺區法院一審認為,涉案水泵房及設施由雅居樂公司委托第三方施工安裝,水泵房的噪聲值已經超過國家標準,構成噪聲污染,雅居樂公司作為開發商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一審判決雅居樂公司遷離涉案水泵房的水泵及相關設施,支付測試費3500元。雅居樂公司提起上訴。廣州中院二審認為,一審認定噪聲對莫某某造成影響、雅居樂公司應承擔相應責任均無不當,但水泵房和相關設施的所有權在雅居樂公司售出房屋后已不屬于該公司,且水泵房和相關設施關系其他業主的利益,在未得到利益方同意的情況下,尚不確定是否具有遷離的可能性。在莫某某表示只能接受遷離水泵及相關設施的情況下,二審法院對其主張不予支持。二審判決雅居樂公司支付測試費3500元,駁回莫某某其他訴訟請求。莫某某不服二審判決,向省法院申請再審。省法院在再審審查過程中引入環境噪聲專家,專家就環境噪聲的判斷標準、影響及相關降噪措施提出建議。在搬遷水泵房及附屬設施暫不可行的情況下,法院促成雙方達成調解協議:雅居樂公司提出的噪聲整改方案經專家審查同意后,委托第三方依照方案施工整改,完工后委托有資質的檢測機構對噪聲治理效果進行晝夜檢測,經檢測符合《社會生活環境噪聲排放標準》的,雙方糾紛得以解決,如檢測不達標,則雙方繼續協商,仍無法達成一致意見的,另循法律途徑解決。

【典型意義】

因住宅樓的水泵房、電房等規劃設計不合理、安裝不規范或設施老化等產生的低頻噪聲問題,已成為困擾城鎮居民生活的城市病,嚴重的低頻噪聲可引發疾病,損害健康。目前,國家對社會生活的低頻噪聲沒有明確的檢測標準。本案的順利解決是法院引進環境審判咨詢專家參與案件審理的有益嘗試,環境咨詢專家就案件所涉專業問題進行有針對性的答疑解惑,澄清當事人對噪聲問題的認識,化解其疑慮,促使矛盾有效解決,為環境侵權案件探索審判新模式積累了初步經驗。

七、李某某訴廣東同匯農牧有限公司水污染責任糾紛案

【基本案情】

李某某自2007年開始向楊某某承包部分水庫(面積不明)養殖羅非魚、大頭魚、鳊魚等魚類。2014年,同匯公司下屬分公司東岸場在水庫上游開辦的養豬場開始投入養殖,養豬場與李某某承包的水庫相距1至2公里。2015年,李某某發現水庫有魚群死亡,但其沒有對水庫的死魚進行全面打撈及稱量,也沒有委托具有鑒定資質的機構對死魚進行損失價格鑒定。李某某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后,陽江市陽東區環境監測站到其水庫和東岸場的水庫出水口處抽取水樣進行檢測。檢測報告顯示水樣中的化學需氧量、氨氮及總磷嚴重超出國家標準中Ⅲ類水域標準限值,不適宜魚類養殖,根據當時氣候測算出的水樣中的非離子水氨嚴重超出漁業水質標準限值,水樣會導致魚類死亡。李某某起訴請求判令同匯公司及東岸場停止排污并賠償魚死亡經濟損失3131210元和恢復水質到符合養魚標準的損失10萬元。在本案起訴前,李某某沒有對死魚作死因鑒定,起訴時死魚已經全部腐爛,不具備作死因鑒定的條件。一審訴訟中,李某某申請對死魚價值及未死亡的魚的價值一并進行鑒定。廣東南天司法鑒定所認為無相關數據可以收集,且本案提供的材料無詳細死亡魚類的種類和數量,故無法完成委托。另一鑒定機構廣州德高價格評估有限公司經實地查看后,結合市場調查,采用實際養殖法和正常產值比較法評估后確認死亡魚的總價值為3131210元。

【裁判結果】

陽江市陽東區法院認為,東岸場將養豬場的養殖廢水通過沉淀處理后向下游水庫排放,污染周邊環境,其未能舉證證明排污行為與李某某水庫魚的死亡結果不存在因果關系,應當向李某某承擔損害賠償責任。鑒于廣州德高價格評估有限公司的評估結論存在送貨單、出庫單、水庫面積等評估依據的真實性難以確認等瑕疵,綜合本案的實際情況,參考東岸場對類似情形的案外人的賠償情況,酌情認定李某某魚死亡的價值為30萬元。一審判決后,雙方均上訴。陽江中院二審另查明,李某某曾在魚死亡后向陽江日報反映情況時陳述死亡魚至少有5萬多斤,最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根據法律規定,因環境污染引起的損害賠償訴訟,由加害人就法律規定的免責事由及其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承擔舉證責任。但原告需承擔初步的證明義務,即證明排放的污染物與損害結果之間具有關聯性。李某某在訴訟時雖未能進行死魚的死因鑒定,但從陽江市陽東區環境監測站的水樣檢測報告結論來看,東岸場排放的污水可能導致魚類死亡,李某某已完成初步舉證責任。同匯公司未能證明存在免責事由或其排污行為與魚群死亡結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對于損失數額的確定,李某某不能提出充足依據,廣州德高價格評估有限公司雖然對死亡魚群的總價值進行評估,但存在評估依據的真實性難以確認等瑕疵。鑒于魚群死亡的事實客觀存在,法院綜合參考李某某養殖的魚種、向媒體自述的損失數量以及東岸場對類似情形的案外人的賠償情況,酌情判決同匯公司向李某某賠償30萬元經濟損失,既制止了侵權行為,保護了受害人的合法權益,又實現了公正裁判。

八、廣州市番禺區橋發混凝土有限公司訴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政府環境保護行政處罰案

【基本案情】

橋發公司從事商品混凝土生產,在生產過程中產生噪聲及泥漿廢水等污染物。番禺區政府認為橋發公司從事商品混凝土生產所需配套建設的環保設施未經環保部門驗收便投入生產,其生產項目位于番禺區沙灣水道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且設臨時管道和排水泵向水源保護區排放廢水,上述行為違反了《水污染防治法》第五十九條第一款的有關規定,決定責令橋發公司關閉商品混凝土生產項目。橋發公司不服,起訴請求撤銷該決定。

【裁判結果】

廣州中院一審判決駁回橋發公司的訴訟請求。橋發公司不服上訴。省法院二審認為,《水污染防治法》第五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禁止在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新建、改建、擴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設項目;已建成的排放污染物的建設項目,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責令拆除或者關閉。”橋發公司的商品混凝土生產項目位于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生產作業過程中確實會產生廢水、噪音和粉塵,廠區大部分區域為露天作業,雖設置有污水蓄水池,但遇大雨天蓄水池將不可避免向江河排污。因此,番禺區政府根據《水污染防治法》的規定責令關閉該項目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結果并無不當,橋發公司有關撤銷關閉決定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但是,橋發公司的兩個廠區在劃入水源保護區水域保護范圍之前已經建成,其中東廠區有環保審批手續,而西廠區沒有。如橋發公司認為其東廠區的生產許可系由于被劃入水源保護區水域保護范圍之后許可條件發生變化而撤回,導致其經濟損失,橋發公司可以提供相應的證據,另循法律途徑解決補償問題。

【典型意義】

本案的處理結果辨析了環保行政處罰糾紛中的行政許可撤回、行政處罰以及行政命令等行為的性質,既根據《水污染防治法》第五十九條第一款的立法意圖,支持番禺區政府責令關閉涉案混凝土生產項目的決定,保護沙灣河道飲用水的水源安全,又考量了信賴保護原則和行政補償問題,區分橋發公司東、西廠區建設項目的不同情況,釋明如該公司認為東廠區的生產許可系因水域保護范圍的變化而被撤回,由此造成的經濟損失可另循法律途徑解決,兼顧了處理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九、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檢察院訴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不履行法定職責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楊某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中,發現自2003年5月始,楊某某以廣州東華砂輪廠(現更名為廣州東華研磨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華公司)的名義向廣州市白云區太和鎮大源村經濟聯合社(以下簡稱大源經濟聯社)承租廣州市白云區太和鎮大源村派安石場作為工業開發建設用地,在未獲得相關主管部門行政審批許可的情況下,至2015年12月,非法占用該地塊并違規在該地塊上受納、堆填淤泥和建筑廢棄物,導致派安石場林地的原有植被被嚴重破壞,土壤破壞嚴重,林業種植條件嚴重毀壞。2010年5月至2015年7月期間,該地塊多次發生坡體滑塌,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從未對實施非法占用、毀壞該地塊違法行為的責任單位或個人進行查處。

2016年11月2日,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檢察院向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發出《檢察建議書》,建議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依法履行職責,對涉案林地進行監督管理;對東華公司作出行政處罰;對非法占用、毀壞的林地限期恢復原狀;采取有效措施,確保消除林地安全隱患。2016年11月30日,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向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檢察院發出《關于<廣東省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書>的答復書》,但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檢察院認為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仍然沒有依法全面履職,采取有效、實質的措施使被非法占用的林地恢復原狀,造成社會公共利益仍處于受侵害狀態,故以公益訴訟人身份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就派安石場所在地塊被非法占用的違法情形怠于履行監管職責的行為違法,并判令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就上述違法情形依法全面履行職責。

【裁判結果】

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一審判決支持了檢察機關的訴訟請求,判決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個月內對廣州市白云區太和鎮大源村派安石場所在地塊林地被非法占用、毀壞的違法行為進行處理。一審宣判后,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檢察院及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本案的順利審結為行政公益訴訟當事人訴訟地位的確定、審理方法、審判方式等方面提供了新的思路。檢察機關通過公益訴訟的方式充分發揮了法律監督的作用,法院依法查明事實后判決廣州市白云區農林局對涉案林地被非法占用、毀壞的違法行為進行處理,有利督促了行政機關及時依法行政,采取有效措施保護環境和維護公共安全。本案體現了司法機關對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保護的大力支持,通過環境行政公益訴訟,發揮對違法行政行為的司法監督功能,進一步健全了生態環境法律保護機制,提升了生態環境法律保護效果。

十、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申請強制執行深圳市領創電路科技有限公司違法排污按日連續處罰案

【基本案情】

2015年4月8日,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對領創公司進行環保執法檢查,發現該公司排放的廢水中污染物濃度超過排污許可證上載明的國家標準允許的排放濃度限值。該委員會于同年5月4日對該公司作出《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載明若逾期未改正,將依法按日連續處罰。同年5月26日復查時,該公司排放的廢水中污染物濃度仍舊超標。同年8月19日,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作出(2015)深人環罰字第040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針對該公司4月8日的違法排污行為罰款4.5萬元。同年11月23日,作出深人環罰字(2015)第0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針對該公司5月5日至5月26日拒不改正的行為作出按日連續處罰,罰款金額人民幣99萬元。領創公司對上述第0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不服,提起行政復議,復議決定維持了該處罰決定。領創公司逾期未提起行政訴訟,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申請法院強制執行深人環罰字(2015)第0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裁判結果】

深圳市鹽田區法院認為,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查明領創公司的違法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作出的按日連續處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程序合法,該處罰決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經人居環境委員會催告,領創公司仍不履行行政處罰決定,人居環境委員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符合法律規定,依法應準予執行。遂裁定準予強制執行人居環境委員會作出的深人環罰字(2015)第0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典型意義】

違法排污應當依法改正,拒不改正的,應當予以更嚴厲的懲治?!吨腥A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五十九條規定,“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違法排放污染物,受到罰款處罰,被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依法作出處罰決定的行政機關可以自責令改正之日的次日起,按照原處罰數額按日連續處罰。”本案中,領創公司因違法排污受到的行政罰款原為4.5萬元,但因其未依法改正,導致按日連續計罰的罰款數額上升到99萬元,違法成本數十倍的增加,該公司為其違法排污行為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本案警示違法排污者應考量違法成本,督促其及時改正環境違法行為。

 

上一篇:廣東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8年度)白皮書(...
下一篇:廣東環境資源審判(2016.01-2018.06)白皮書(上)

返回頂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数据 河内5分彩杀号技巧 福建时时彩诈骗团伙立规定 澳洲幸运10官方开 网络真人百家乐哪家好 神童网单双中特 甘肃快3怎么看出豹子 甘肃快三和值推荐表 中狗特肖100赔多少 免费两码中特期期准 绝对一两两码中特 上海快3采集接口功能验证 大游bg视讯真假 欲钱买一生平庸:解一肖 辽宁35选7好运4 多宝娱乐平台网页登录 bg视讯为什么老是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