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典型案例 >

廣東高院發布服務保障“六穩”“六保”典型案例

張某集資詐騙案

——懲治涉互聯網金融犯罪

 

(一)基本案情

2015年4月至2017年5月期間,張某伙同王某軍等同案人(另案處理),以軍創公司從事互聯網+金融+實體,擁有實體分公司40家、聯盟商家2500家,計劃以在全國成立上千家酒店連鎖、進行主板上市等名義吸引投資者。同時還以返了么公司在互聯網上推出的“返了么”投資平臺投資有高額回報、推出高收益投資理財產品以及購買軍創集團股份為名對外宣傳,向社會不特定人員非法集資。軍創公司、返了么公司獲得資金后僅實際投資部分項目,至2017年5月均出現資金緊張,張某等人無法對集資參與人進行利息分紅、返現提現、退還集資款。截至2019年5月,共有801名集資參與人向公安機關報案。經審計,返了么公司及軍創公司用于收取上述集資款的賬戶收入共3.4億元,上述集資參與人實際損失金額為1.3億元。

(二)裁判結果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張某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集資詐騙罪。根據張某犯罪事實、情節和對社會危害程度,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40萬元。2020年3月31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本案系將“龐氏騙局”等傳統模式與互聯網結合起來實施的非法集資典型案例。該類詐騙犯罪隱蔽性強,受騙人數更多,資金吸收速度更快,社會危害亦更嚴重,是當前金融犯罪打擊的重點。人民法院通過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作用,依法嚴懲該類集資詐騙犯罪,對保障人民群眾財產安全、維護金融管理秩序和保障社會穩定具有重要意義。

 

 

杜某走私國家禁止進出口的貨物案

——打擊危害食品安全犯罪

 

(一)基本案情

杜某系華脈公司、華煥鑫公司、華仲興公司、華宗鑫公司(上述公司均已另案處理,以下簡稱華脈公司等)的出資人及實際控制人。2013年11月起,杜某指使同案人代表上述公司與多名境內貨主商定,以每噸6000—8000元不等的“包柜”費,將我國內地禁止進口的俄羅斯、意大利、波蘭、烏克蘭等疫區國家的豬產品等凍品走私入境。后杜某與香港忠盟公司、香港可嘉公司等經營管理人員商定,在凍品運至香港后,將凍品的外包裝盒及原產地標簽更換為美國,騙領中國檢驗檢疫部門駐香港辦事機構的檢驗證明,由華脈公司等以偽報原產地方式走私發運至廣州番禺或佛山新港等口岸。經統計,華脈公司等走私來自疫區國家的凍品共235個貨柜,合計6041噸。杜某于2019年10月被依法逮捕。

(二)裁判結果

汕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杜某系華脈公司、華煥鑫公司、華仲興公司、華宗鑫公司走私國家禁止進出口的貨物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走私情節嚴重,應對單位犯罪承擔刑事責任,依法以走私國家禁止進出口的貨物罪判處杜某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40萬元。2020年5月28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走私食品入境嚴重沖擊國內食品市場和畜牧業等相關行業的健康發展,破壞正常市場經濟秩序。來自疫區的食品未經合法檢驗、檢疫,很可能含有危害公共衛生安全的致病細菌和病毒,一旦走私進入內地市場,將嚴重威脅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常態化疫情防控期間,人民法院依法從嚴打擊走私食品犯罪,堅決遏制走私食品犯罪的高發態勢,有力保障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

 

 

楊箕聯社訴富力公司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合同糾紛案

——保障舊城改造平穩推進

 

(一)基本案情

楊箕聯社是楊箕村城中村改造項目的改造主體,富力公司是項目合作方和建設單位。2010年至2012年期間,雙方陸續簽訂了楊箕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合作協議、拆遷補償安置和開發建設協議等一系列合同,對雙方在城中村改造中的權利義務進行了約定。2019年9月,楊箕聯社主張富力公司未履行雙方之間的合同約定,存在復建補償住宅、商業回遷面積不足,未按時交付回遷物業、物業質量維修費用,以及未返還墊付費用等違約行為,遂訴至法院,要求富力公司賠償相關損失和費用共7億多元。訴訟過程中,富力公司又以楊箕聯社為被告提起另案訴訟,要求楊箕聯社返還棄產補償款1.6億元及利息。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本案涉及楊箕聯社上萬名社員的集體利益以及廣州市城中村重點改造項目實施,案情錯綜復雜、訴訟標的額巨大、審理難度較大。在充分了解雙方當事人意愿的基礎上,法院向雙方釋明訴訟風險,經過四個多月的不懈努力,最終促成雙方于2020年8月6日達成調解協議,本案調解結案,同時促成另案撤訴結案。

(三)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城中村改造等群體利益及城市重點改造項目實施,社會影響面廣、關注度高。在當前疫情防控常態化大局形勢下,人民法院堅持調解優先,積極引導當事人協商,最終順利以調解方式結案,有效化解重大維穩隱患,實現了社員集體權益,也促進了企業正常經營,有力維護了社會和諧穩定,為保障城市更新改造平穩推進提供了成功范本。

 

 

敦駿公司訴虹聯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保護企業自主創新成果

 

(一)基本案情

敦駿公司是一家高新技術企業,享有“一種簡易訪問網絡運營商門戶網站的方法”的發明專利權,該專利為涉網絡通訊領域方法發明專利。2017年11月,敦駿公司主張虹聯公司未經其許可制造、銷售的多款無線云AP、智能無線云平臺產品使用了Portal認證,侵犯了涉案發明專利權,給敦駿公司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遂訴至法院,要求虹聯公司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合計600萬元。

(二)裁判結果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生效判決認為,虹聯公司制造、銷售、許諾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在認證開關開啟的情況下,使用過程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限定的步驟完全一致,構成對涉案專利權的侵害,且因侵權行為獲取了原屬于專利權人的利益,顯失公平,依法應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根據涉案專利權的類別、侵權行為的性質、侵權產品的數量、涉案專利對侵權產品利潤的貢獻率等因素,酌定虹聯公司賠償敦駿公司經濟損失100萬元。2020年5月26日,判決虹聯公司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敦駿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共102萬元。

(三)典型意義

科技創新是企業的第一生產力,加強對專利成果的保護對企業生存發展至關重要。人民法院通過對涉案專利權利要求進行準確解釋,并結合被訴侵權產品特點,依法認定被告行為構成專利侵權并賠償相應損失,有力打擊侵犯企業專利技術行為,保護自主創新成果,促進企業不斷提升科技創新力和市場競爭力。

 

 

冠利達公司與胡某等申請確認人民調解協議效力案

——聯調快速化解勞資糾紛

 

(一)基本案情

2020年6月底,胡某等31名勞動者到深圳市寶安區石巖街道勞動辦投訴稱,冠利達公司未按時發放工資,其中部分勞動者的工資已被拖欠三個月以上。勞動辦經調查了解,該公司因疫情期間國外訂單取消造成資金緊張,導致工資不能按時發放,目前雖有訂單,但部分勞動者因工資問題消極怠工,生產經營不能正常開展,若訂單按時完成,一個月左右便能通過貨款補足拖欠的工資。在勞動辦的調解下,冠利達公司與勞動者達成分期支付工資的初步意向,但勞動者仍有顧慮,擔心即使按時完成訂單生產,公司仍有可能拖欠工資。為此,勞動辦與法院聯系,啟動“調解+司法確認”聯動機制。

(二)裁判結果

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為促進冠利達公司盡快恢復生產,采取“上門服務”的方式,到公司現場開展司法確認工作。經過宣講,公司和勞動者均同意就雙方達成的調解協議申請司法確認,并提交了相關申請材料。收到材料后,法院立即開啟“綠色通道”,于當天完成審查工作,2020年7月16日出具民事裁定書,確認冠利達公司與31名勞動者達成的分期支付工資的調解協議合法有效。勞動者收到裁定書后,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公司生產經營已恢復正常。

(三)典型意義

“調解+司法確認”聯動機制是人民法院積極參與社會矛盾糾紛訴源治理的重要舉措。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人民法院通過聯調機制快速化解勞動爭議,為雙方當事人提供了更為多元、便利的解紛機制,既穩定了就業崗位,維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同時也讓受疫情影響的企業盡快恢復生產經營,促進企業生存發展,實現了多方共贏。

 

 

萊鋼公司等訴太保深圳公司海上保險合同糾紛案

——促進外資外貿穩定發展

 

(一)基本案情

巴西企業戴姆公司向東莞萊鋼公司采購一批鋼結構件,由萊鋼公司委托其代理人安排貨物運輸,并向太保深圳公司投保海運貨運一切險。該批貨物于2014年6月自中國虎門港啟運,同年8月運抵巴西伊塔加港。海運途中,部分貨物因惡劣天氣影響而受損。萊鋼公司于2014年7月將其在涉案海上保險合同中的權利義務轉讓給戴姆公司。2014年8月,太保深圳公司以萊鋼公司未如實告知貨物裝在甲板運輸的重要情況為由主張解除保險合同并拒絕承擔保險責任。萊鋼公司、戴姆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太保深圳公司向其賠償貨物損失美元200余萬元及利息。

(二)裁判結果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太保深圳公司簽發的保險單中明確載有涉案提單編號,其應在核保過程中詳細了解提單中記載的貨物裝載運輸情況等重要信息。太保深圳公司在保險合同訂立前未履行謹慎注意義務向投保人詢問核實重要信息、又在保險事故發生后以投保人未主動告知該重要信息為由主張解除保險合同并免除保險責任的行為,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太保深圳公司應依照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承擔相應的保險賠償責任。2020年3月24日,判決太保深圳公司向戴姆公司支付保險賠款美元73萬余元及利息。

(三)典型意義

在當前常態化疫情防控形勢下,充分發揮商業保險在分攤風險、經濟補償、融通資金等方面的積極作用,有助于投保企業及時回籠資金、加快復工復產。人民法院依法審理涉外海上保險合同糾紛,貫徹“應賠盡賠”原則,支持外貿企業及時獲得保險理賠,規范保險行業誠信經營,為穩外資外貿、確保產業鏈供鏈穩定提供有力司法支撐。

 

 

科利亞公司申請重整案

——支持農業科技企業復產達產

 

(一)基本案情

科利亞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省級高新科技企業,華南地區最大的農業裝備生產企業,擁有各類專利114項,主要產品獲得中國機械工業科技二等獎,為廣東省名牌產品。因資金鏈斷裂,科利亞公司生產設備和廠房被查封,無法繼續生產經營,企業陷入困境。在疫情影響下,國家對農業生產的政策支持、國內農業生產需求的明顯增多、農業科技戰疫優越性凸顯等多方面原因讓科利亞公司獲得生機。2020年4月,科利亞公司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請,稱其生產的部分型號聯合收割機處于國際領先水平,能填補國內產品的空白,市場需求量一直較大;即使已經停產停業,大量供應商和經銷商也沒有起訴該公司,希望其盡快恢復生產。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查認為,科利亞公司已停產停業,存在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可能,但其擁有核心技術,產品符合市場需求,具備恢復生產經營的能力。且其生產的農業機械產品對于增加農資供應,轉變農業發展方式,提高農業生產力具有重要意義,該公司具備重整價值。2020年5月14日,裁定受理科利亞公司的重整申請。

(三)典型意義

受疫情和國際局勢影響,我國農業保供壓力加大,科利亞公司作為農機裝備高新科技企業,申請重整與當前中央提出的“保糧食安全”“保市場主體”目標任務契合。人民法院從該公司的資產狀況、技術工藝、生產條件、行業前景等方面綜合認定,及時受理重整申請,利用法治化、市場化途徑對陷入困境的企業進行救治,有利于促進農業的復產達產和經濟平穩發展。

 

 

馮某等訴廣州南沙政府收回國有農用地行政補償糾紛系列案

——妥善化解征收補償群體性糾紛

 

(一)基本案情

2001年,廣州番禺圍墾農場關停轉制,馮某等在冊職工與圍墾農場簽訂解除勞動協議,并領取了經濟補償金。后因部分下崗職工就業困難,廣州南沙萬頃沙鎮政府劃出1000畝國有農用地,以優惠價格對下崗職工進行內部租賃,馮某等與作為管理方的萬新公司簽訂了《協助就業土地租賃合同》。2017年6月,廣州南沙政府因建設安置區,決定收回馮某等承租的上述國有農用地。萬頃沙鎮政府征補辦與馮某等初步確認土地面積及青苗數量后,即按相關補償安置標準給予馮某等青苗及地上附著物補償費。馮某等對征收補償行為不服,遂訴至法院,請求確認廣州南沙政府收回其使用國有農用地的行政補償違法,責令其依照穗南開管辦(2018)2號文規定的標準履行補償安置法定職責。

(二)裁判結果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審理認為,廣州南沙政府收回涉案國有農用地時未依法發布用地公告、補償安置方案公告;實施單位未能與實際使用人達成補償協議,亦未就補償問題作出決定,程序違反法律規定。馮某等為農場改制下崗職工,其所簽訂的《協助就業土地租賃合同》具有安置保障屬性,還應酌情給付適當安置補助費。為實質性化解行政爭議,法院加強調解工作,最終于2020年6月8日促成該系列案件達成和解協議,馮某等申請撤訴。

(三)典型意義

本系列案涉及眾多國有農場下崗職工補償安置問題,且征收項目涉及民生工程建設,關系到當地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大局。人民法院依法準確查明案件事實,在保證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前提下,加大調解力度,最終促成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切實維護行政相對人合法權益與社會和諧穩定,保障民生工程建設項目順利復工復產。

 

 

佳旺公司訴廣州市生態環境局環保行政處罰糾紛案

——助力中小微企業走出困境

 

(一)基本案情

佳旺公司系一家主營餐具消毒的中小微企業,2018年6月,廣州市番禺環境監測站對佳旺公司的餐具消毒生產經營場所進行環境采樣監測,發現該公司廢氣排放超過《惡臭污染物排放標準》規定的二級排放限值。同年9月,廣州市生態環境局經現場調查取證、制作筆錄、告知陳述申辯權、召開聽證會等程序后,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佳旺公司停止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違法行為,并處以罰款52萬元。佳旺公司不服,遂訴至法院,請求撤銷廣州市生態環境局作出的行政處罰。

(二)裁判結果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生效判決認為,廣州市生態環境局對佳旺公司涉案行為實施行政處罰的事實基本清楚,主要證據確鑿,處罰程序合法,但應適用過罰相當、懲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在自由裁量權范圍內,合理考量行政相對人是否有依法可從輕或減輕處罰的相關因素,使行政處罰更為合理。為妥善解決涉案爭議,在堅持自愿、合法原則下,法院積極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調解,廣州市生態環境局同意在法律規定的最低幅度10萬元實施處罰,佳旺公司亦同意主動繳清罰款。2020年4月20日,判決將罰款金額變更為10萬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審理之時正值疫情防控期間,餐飲市場遭遇重創,佳旺公司等餐具消毒企業亦受到重大沖擊。人民法院根據已查明事實,堅持過罰相當原則,依法組織行政機關與企業就行政處罰自由裁量權幅度進行調解,促進實質性化解行政爭議,為受疫情影響陷入困境的中小微企業盡快恢復生產、持續健康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

 

 

穗華公司與水利水電公司等欠款合同糾紛執行案

——保障被執行企業經營發展

 

(一)基本案情

申請執行人穗華公司與被執行人置業公司、水利水電公司欠款合同糾紛執行一案,根據生效判決,置業公司應向穗華公司償還到期欠款本金及利息合計2830萬元,水利水電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執行中,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凍結了水利水電公司名下銀行存款2000萬元并查封其部分房產。水利水電公司提出執行異議,稱凍結其銀行存款導致公司在建工程項目無法開工、工人工資無法按時發放、嚴重影響公司正常經營。另有多個建筑公司、包工頭等案外人提出執行異議,認為法院凍結資金中的部分款項是案外人轉入水利水電公司賬戶的工程保證金。

(二)執行結果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積極協調雙方當事人和解,經反復磋商,水利水電公司的投資方同意為債務提供擔保,穗華公司亦同意減免水利水電公司部分利息及違約金,并允許其分期還款,最終雙方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穗華公司在收到首期款后,申請法院解除對水利水電公司銀行賬戶的強制措施。2020年6月11日,法院依法裁定解除對水利水電公司銀行賬戶的凍結,水利水電公司及時復工復產。

(三)典型意義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企業對資金需求更為迫切,一旦發生資金鏈斷裂可能導致企業經營困難、大量工人失業,影響經濟社會穩定。人民法院在執行過程中,雖已足額凍結被執行人的銀行存款,仍積極促成雙方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通過加入新的保證人、適當延長履行期限等方式,緩解企業債務壓力,保障被執行企業資金需求,使案件處理達到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有機統一。

 

 

上一篇:廣東法院優化營商環境破產典型案例
下一篇:2019年度廣東法院行政訴訟十大典型案例

返回頂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数据 浙江11选5大神群 河内五分彩是越南的吗 亿客隆彩票手机版 3d开机号试机号近500期 足彩总进球 重庆百变王牌几点播出 北京pk10漏洞技巧 今天贵州11选5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下载版 彩票老时时彩 河南快赢481玩法 百家乐平玩法_Welcome 河南11选5结果 澳洲幸运5开奖预测 排列3体彩专家预测 安徽时时彩快3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