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典型案例 >

廣東高院發布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典型案例

蔣某某等涉黑案

——凈化企業營商環境

(一)基本案情

2009年起,蔣某某伙同江門市新會區沙堆鎮梅閣村委會干部通過非法轉讓、倒賣土地牟取暴利,通過籠絡、招納刑滿釋放人員、社會閑散人員,長期采取暴力、威脅等手段確立組織強勢地位,逐漸形成以其為組織、領導者,成員眾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以蓮花山為據點,多次實施故意傷害、尋釁滋事、聚眾斗毆、敲詐勒索、開設賭場、非法采礦等違法犯罪活動,不斷壯大經濟實力,以暴力為后盾,長期壟斷梅閣村一帶的當地豬肉市場,控制建材運輸和水電價格,稱霸一方。2012年起,該組織在梅閣村非法轉讓、倒賣土地240多畝,非法獲利5000多萬元;2016年至2018年期間,為壟斷梅閣地區豬肉交易市場,該組織組成“地下執法隊”,采取恐嚇、毆打、驅趕、沒收等手段,阻止外地商販進入本地交易市場,強迫當地商販以高價從指定購銷站批發豬肉,非法獲利110多萬元。

(二)裁判結果

江門市新會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蔣某某等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綜合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情節及認罪等因素,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倒賣土地使用權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故意傷害罪、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濫伐林木罪、開設賭場罪、非法采礦罪等罪名,數罪并罰,判處蔣某某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其他2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九年六個月至三年七個月,并處財產刑。2019年8月2日,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以蔣某某為首的涉黑團伙欺行霸市、橫行鄉里,長期非法壟斷和控制當地豬肉、建材運輸、水電等交易市場,給當地商戶和群眾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嚴重妨礙了當地的經濟發展。人民法院通過把保護民營經濟發展和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結合起來,嚴厲打擊黑惡勢力欺行霸市、強買強賣等嚴重侵害民營企業財產權利的犯罪行為,有利于增強人民群眾和企業經營者的安全感和投資信心,為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創造良好的法治化營商環境。

 

潘某某合同詐騙無罪案

——審慎判斷罪與非罪

(一)基本案情

潘某某沒有建筑資質,先后掛靠湛江建筑公司等五家建筑工程公司對外承攬建設施工工程。2010年,潘某某以環球公司委托代理人及代表的名義,與永恒公司簽訂承建東江御城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由環球公司承建施工項目,工程造價暫定4.5億元,環球公司必須墊資施工到正負0層混凝土結構板后,永恒公司才支付首批工程進度款1500萬元。后潘某某與南開學校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承包南開學校高中部大樓主體工程。經鑒定,東江御城和南開學校工程造價為1200余萬元。潘某某要求永恒公司南開學校結算工程款2000萬多元,比偵查機關委托鑒定的工程造價高799萬多元。潘某某承攬東江御城和南開學校工程后,將工程分包給沒有資質的人施工,共獲取分包人押金、施工價款、建筑材料款等合計890余萬元,鑒定機關鑒定的工程造價比該合計款項多340余萬元。

(二)裁判結果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潘某某雖然沒有建筑施工企業資質,但具有一定的建設施工經歷和能力,已按承建合同完成了部分工程,并將實際取得的建設項目分包款和建筑材料等均投入到了建設工程中,不具備非法占有的特征,不能因潘某某已建成的工程造價經鑒定高于分包人和供貨商的價款,即認定潘某某的行為構成詐騙罪。2019年11月22日,宣告潘某某無罪。

(三)典型意義

本案歷經一審、二審、再審等審理程序,人民法院從認定有罪到宣告無罪,貫徹了謙抑審慎、寬嚴相濟的司法理念。該案對于強化產權和企業家權益司法保護,加大民營企業家人身安全保障力度具有重要意義,對把握刑民交叉案件的界限、正確適用刑罰亦具有較強的指導意義。

 

 

張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

——依法適用非羈押性強制措施

 

(一)基本案情

深圳航信公司主要經營電子產品研發、生產及銷售等業務。2014年12月至2015年11月,深圳航信公司因發展業務需要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公司入賬,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公司實際經營者張某某以支付手續費的方式,接受廣東百業達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9份,稅額合計113萬元,并已向稅務部門申報抵扣了相應稅額。2018年1月,張某某自動投案并補繳稅款113萬元。張某某因本案先后被公安機關、法院取保候審。

(二)裁判結果

汕頭市龍湖區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深圳航信公司的行為依法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張某某作為該公司的實際經營者,亦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9年7月5日,綜合本案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深圳航信公司罰金人民幣十一萬元;張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六個月。

(三)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在案件審理中,充分考慮被告人認罪悔罪、積極退繳、挽回損失,在保證訴訟正常進行前提下,對涉案企業經營者依法準確適用非羈押性強制措施;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對情節較輕,社會危害性較小的企業經營者,依法判處非監禁刑。既有效懲治犯罪,盡可能挽回國家損失,又積極采取措施,讓涉案企業經營者有機會改過自新,促進民營企業健康發展。

 

歐陽某某挪用資金案

——嚴懲侵害企業財產犯罪

(一)基本案情

歐陽某某是樂昌仕林公司經營管理顧問,負責協助公司盤活資產、融資等工作。2014年6月,歐陽某某用該公司提供的名下房產證作抵押,通過韶關綠能公司向銀行貸款。綠能公司在成功貸款后以借款的形式分多筆將貸款750萬元轉賬給歐陽某某。歐陽某某收到貸款后,僅轉賬180萬元給樂昌市瑞實業公司,剩余的550萬元被其挪作個人使用。案發后,尚有410萬無力歸還。

(二)裁判結果

樂昌市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歐陽某某在擔任樂昌仕林公司經營管理顧問期間,利用其為公司融資的職務之便,挪用公司的貸款資金歸個人使用,數額巨大,超過三個月未歸還,其行為已構成挪用資金罪。鑒于歐陽某某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并追繳其犯罪所得。2020年3月13日,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資金是企業進行生產經營最基本的要素。企業職員利用工作便利挪用企業資金,嚴重損害了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人民法院對侵占企業財產犯罪進行懲處,有效維護了民營企業的財產安全,同時對企業資金的有效監管具有一定警示作用。

 

姚某等侵犯著作權案

——強化知識產權司法保護

(一)基本案情

深圳鏡玩公司自主研發了一款網絡直播APP軟件“兔聊”,并取得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姚某原系深圳鏡玩公司的管理人員,離職時將該公司的軟件源代碼私自帶出,并在新公司以該源代碼為基礎,開發同類型“咪聊”APP軟件,上線經營牟利。2017年12月,楊某某將咪聊公司及“咪聊”軟件全盤接收獨自經營,并招募饒某某擔任技術總監。饒某某在明知“咪聊”軟件是以“兔聊”軟件源代碼為基礎的情況下,帶領團隊對“咪聊”軟件進行后續更新和開發,并繼續通過互聯網平臺運營。經統計,2017年7月至12月期間“咪聊”APP軟件客戶充值金額為8.7萬余元;2018年1月至5月期間“咪聊”APP軟件客戶充值金額為114.8萬余元。

(二)裁判結果

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姚某、楊某某、饒某某等以營利為目的,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其計算機軟件,其行為均構成侵犯著作權罪。根據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情節和對社會危害程度,依法判處楊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判處姚某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判處饒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2019年8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公司前員工非法盜取公司軟件源代碼,開發同類型軟件,與前公司形成競爭關系,損害了權利人的合法權益。人民法院充分發揮司法職能,有力打擊和懲處了侵害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的犯罪行為,嚴格保護民營企業的知識產權,樹立了對民營企業自主研發、創新發展的正向激勵導向。

 

衛邦公司訴李某某等專利權權屬糾紛案

——保護民營企業自主創新成果

(一)基本案情

衛邦公司成立于2002年, 系一家從事醫院靜脈配液系列機器人產品及配套設備等研發制造的民營企業。李某某于2012年9月入職衛邦公司,2013年4月離職。2013年7月,李某某以發明人身份申請了名稱為“靜脈用藥自動配制設備和擺動型轉盤式配藥裝置”的發明專利,即本案訟爭專利。2016年1月,李某某申請將訟爭專利轉讓給遠程公司,該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李某某為其法定代表人及股東(出資比例85%)。衛邦公司訴至法院,請求確認訟爭發明專利權歸衛邦公司所有。

(二)裁判結果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李某某在離職衛邦公司后一年內作出訟爭專利,衛邦公司已舉證證明訟爭專利與李堅毅的本職工作或者原單位分配的任務有關,故認定訟爭專利屬于李某某在衛邦公司工作期間的職務發明創造,該專利應屬于衛邦公司所有。李某某無權享有訟爭專利,亦無權將其轉讓給其他主體。故判決:確認衛邦公司為訟爭發明專利的專利權人。2019年1月28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科技創新是民營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需要持續投入研發成本并承擔較大風險,最終的技術成果對民營企業的生存和發展至關重要。人民法院通過對證據和事實進行嚴密分析論證,依法認定訟爭發明專利權屬歸于原公司,有力保護民營企業的自主創新成果,促進民營企業敢于研發創新,進一步優化利于創新的法治化營商環境。

 

廣州巨行公司訴中鐵廣州工程公司等買賣合同糾紛案

——保障企業權益及時兌現

(一)基本案情

2018年3月,廣州巨行公司與中鐵廣州工程公司簽訂系列《設備買賣合同》,約定中鐵廣州工程公司向巨行公司購買裝載機10臺,貨款總額為340.5萬元。廣州巨行公司向中鐵廣州工程公司供貨后,中鐵廣州工程公司未依約支付全部貨款。廣州巨行公司遂訴至法院,要求中鐵廣州工程公司支付貨款230.5萬元及利息,同時要求中鐵廣州工程公司的唯一股東中鐵廣州集團公司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雙方簽訂的《設備買賣合同》依法有效,中鐵廣州工程公司對廣州巨行公司訴求其支付貨款230.5萬元沒有異議,應依約支付相應貨款。故判決:一、中鐵廣州工程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巨行公司支付貨款230.5萬元及利息;二、中鐵廣州集團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三、駁回巨行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判后,中鐵廣州集團公司以其不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為由提起上訴。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各方當事人均未對中鐵廣州工程公司應向巨行公司支付貨款230.5萬元及利息提出異議,且該部分事項不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權益,予以確認。2020年6月2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就該項各方當事人均無爭議的事項作出先行判決:維持一審關于中鐵廣州工程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巨行公司支付貨款230.5萬元及利息的判決。對于中鐵廣州集團公司是否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爭議事項,待查明相關事實后另行判決。

(三)典型意義

在當前疫情防控常態化大局形勢下,民營企業對資金的需求更加迫切,而商事案件通常較為復雜,審判周期較長,可能導致企業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危險,事關企業生存發展。人民法院根據已查明的案件事實,依法適用先行判決,及時保障民營企業實現判決利益,促進企業快速回籠資金,加快推進企業復工復產,確保市場秩序平穩運行。

 

海益豐公司與順北集團等企業租賃經營合同糾紛案

——平等保護企業合法權益

(一)基本案情

2003年1月24日,順北集團、港企公司與海益豐公司簽訂《租賃經營合同》,約定將順北集團、港企公司下屬聯營公司整體租賃給海益豐公司經營,經營范圍為北滘港的港口業務,租賃期限為10年。2006年起,順北集團對北滘港碼頭進行擴建,建成后的北滘港二期由案外人經營。2012年開始,北滘港二期業務開通,海益豐公司港口經營業務被分流,利潤下降。海益豐公司遂訴至法院,要求順北集團、港企公司、北滘鎮政府及聯營公司支付資產補償款3143.7萬元、因業務量減少造成的營業利潤損失5974.5萬元及相應利息。順北集團、港企公司及聯營公司共同提起反訴,要求海益豐公司支付欠付租金1320萬元及利息。

(二)裁判結果

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順北集團對尚在租賃期內的北滘港進行擴建二期,建成后交由案外人經營,二期工程與北滘港實為同一港區,場地相通、經營項目相同,勢必影響海益豐公司的經營業務。北滘港二期是以租賃給海益豐公司的聯營公司名義進行擴建,利用聯營公司名義及港口業務經營權進行經營,但海益豐公司并未獲得北滘港二期相關權益,順北集團則按營業額一定比例獲取收益。因此,順北集團和港企公司應對海益豐公司因此遭受的損失予以賠償。另外,海益豐公司對其欠付租金的事實并無異議,應依法支付租金。故判決:順北集團、港企公司向海益豐公司支付補償款4190.6萬元及利息;海益豐公司向順北集團、港企公司支付租金1220.2萬元及利息。2019年3月29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地方政府投資的企業與民營企業簽訂的商事合同受法律保護,雙方均應嚴格履行。人民法院充分發揮司法裁判對企業民商事行為的評價規范作用,依法認定政府投資企業擅自變更合同履行條件,給民營企業造成的實際損失應予賠償,同時判決民營企業依法支付租金,平等保護了雙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促進市場主體誠信履約,促進法治化營商環境建設。

 

華瀚公司司法重整案

——促進高科技企業復工復產

(一)基本案情

華瀚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全國管道行業中的領軍企業,擁有各類專利186個,軟件著作權58個。近年來,公司因經營失誤出現了資金鏈斷裂、信用下降、無法清償到期債務困境,負債金額50余億元,生產經營、技術研發等難以為繼。2018年8月,經債權人申請,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華瀚公司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二)裁判結果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華瀚公司雖陷入經營困境,但作為曾經的管道行業領軍企業,仍保留了較為穩定和完整的研發團隊以及良好的生產條件,具有一定的發展前景。且在庭外已進行多輪重組工作,與若干投資方進行了程度不同的接觸和洽談,具備重整價值和重整可行性,在通過聽證程序充分征求債權人意見后,根據華瀚公司申請,裁定將案件轉入重整程序,并批準華瀚公司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2019年12月,華瀚公司第二次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了重整計劃草案。法院裁定批準華瀚公司重整計劃。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華瀚公司經轄區政府批準于2月10日開工并已恢復生產,現已分別為深圳市大鵬新區葵涌街道治水提質6號工程、深圳市龍華區石清大道一期道路工程、珠海市金灣區珠光新城三期等工程項目供應管材。

(三)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在民營企業經營發展出現破產危機時,通過司法重整方式,積極引入資金紓困,促成高科技企業獲得新生,并全面恢復生產經營,不僅保障了職工就業、國家稅收,提高了對債權人的清償比例,更增強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實現了債權人、債務人及其他利益主體的多方共贏。

 

南海華豪公司等訴清遠市某區政府等行政協議糾紛案

——督促行政機關依法履約

(一)基本案情

2006年4月,廣東湖南商會皮革委員會與清遠市某鎮政府就位于源潭鎮東坑工業小區銀英公路邊的征用土地、建設等事宜簽訂《項目投資協議》,約定由清遠市某鎮政府負責征收位于源潭鎮東坑工業小區銀英公路邊的土地約2430畝給皮革委員會使用,皮革委員會按照每畝土地包干價格為8.4萬元的標準支付相應的土地價款20412萬元,清遠市某區政府在該投資協議的鑒證方處加蓋公章予以確認。上述協議簽訂后,皮革委員會邀請南海華豪公司、葉某某、麥某甲、麥某乙、梁某某五原告參與項目土地開發,五原告向清遠市某鎮政府支付了征地預付款2690萬元。隨后,因項目暫緩建設,清遠市某鎮政府與南海華豪公司等五原告分別簽訂《退款協議》,約定分兩期退回2690萬元給南海華豪公司等。因清遠市某鎮政府未如期退還上述款項,南海華豪公司等五原告訴至法院,請求清遠市某區政府、清遠市某鎮政府返還待征地款2690萬元及利息。

(二)裁判結果

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清遠市某鎮政府作為《項目投資協議書》的合同當事人,未能在《退款協議》中約定的期限內退款,應當承擔退還南海華豪公司等五原告預付征地款以及利息的義務。清遠市某區政府作為鑒證人在該《項目投資協議書》蓋章,造成了五原告對當地政府征地承諾的信賴,且其在《項目投資協議書》簽訂過程中起著主導作用,應當共同對《項目投資協議書》確定的權利義務承擔責任。故判決:清遠市某區政府返還鋁型材公司等五原告預付征地款共計2690萬元及利息;清遠市某鎮政府對上述返還款項義務承擔連帶責任。2019年5月23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招商引資活動中,政府應當本著誠實信用的原則,依法簽署和履行行政協議。人民法院認真審查協議未能履行的原因和違約責任,糾正行政機關不依法依約履行行政協議的行為,切實維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

 

七海秀日公司執行系列案

——保障企業正常生產經營

(一)基本案情

2019年3月起,東莞市第三人民法院陸續受理以七海秀日公司作為債務人的執行系列案,涉及債務金額共計1700多萬元。案件處理過程中,該院依法傳喚七海秀日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某到庭接受詢問,李某某稱因近年業務擴張過快、資金鏈一時斷裂,導致無法及時支付供應商貨款和勞務派遣費用;企業目前仍在生產經營,亦有通過催收外債及融資等途徑積極籌集資金,希望能與債權人協商解決,共度時艱。

(二)執行過程

為保障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東莞市第三人民法院依法先行查控公司財產,并通過風險評估機制對企業經營狀況進行調查,獲悉該企業有一定的經營前景,申請執行人亦有意給予履行寬限期。因此,該院決定采用“活查封”措施,允許企業繼續使用生產設備,但不得轉移、隱藏或者變賣,盡量維持企業正常生產經營和工人就業穩定。同時,及時運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由訴調對接工作室集中對該批系列案組織調解,積極引導各方通過和解的方式解決糾紛。經多方努力,七海秀日公司通過回收外債、引入新的注資,具備了償還部分債務的能力。調解人員多次調整和解方案,逐一化解矛盾,促成全部債權人與七海秀日公司達成和解。2019年7月,該批系列案全部履行完畢。

(三)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堅持善意文明的司法執法理念,在民事判決執行過程中充分運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和“活查封”等財產保全措施化解矛盾,最大限度地減少對民營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影響,既保障了債權人的利益,又解決了企業的債務危機,保障了員工就業,最終實現危困企業營運價值和債權人利益相統一。

 

徐某某、岑某某申請執行監督案

——準確界定企業債務主體

(一)基本案情

農行黃埔支行與陽光酒店、富華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人民法院于1997年3月作出生效判決,判令陽光酒店償還農行黃埔支行借款50萬元及利息,富華公司負連帶清償責任。因陽光酒店、富華公司未履行生效判決確定的義務,農行黃埔支行申請強制執行。1998年6月,陽光酒店申請變更名稱為德和酒店,變更負責人為徐某某,投資人為岑某某和徐某某,并于當日換發了營業執照,顯示德和酒店系私營合伙企業。2002年2月,德和酒店因未參加2000年度年檢而被吊銷營業執照。2018年7月,根據博恩公司的申請,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裁定變更博恩公司為該案申請執行人。后博恩公司申請追加徐某某、岑某某及富華公司投資人凌某某為被執行人。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審查認為,德和酒店系普通合伙企業,岑某某和徐某某均系普通合伙人;富華公司系個人獨資企業,凌某某為投資人,博恩公司申請追加岑某某、徐某某和凌某某為被執行人,應予支持,遂裁定追加徐某某、岑某某、凌某某為該案被執行人。徐某某、岑某某申請復議,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徐某某、岑某某遂提起申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陽光酒店系集體企業,主管部門為黃埔區工商業聯合會;而德和酒店系徐某某、岑某某成立的私營合伙企業。陽光酒店與德和酒店并非外觀名稱的變更,兩者在企業性質、組織形式、出資人及出資人責任均存在根本性差異,并非同一主體,目前沒有證據證明德和酒店系由陽光酒店改制而來,且兩者無財產承繼關系。故判定私營合伙企業的普通合伙人對集體所有制企業的執行債務承擔無限連帶清償責任,缺乏法律依據。2019年12月5日,裁定撤銷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及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相關執行裁定。

(三)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通過對企業的性質、組織形式、出資人、出資人責任、財產承繼關系等審查,確認企業更改名稱已不是原先的市場主體,并告知債權人應循原企業資產流向的路徑確定實體責任的承擔人,依法定程序主張相應權利,既糾正了因錯誤追加給民營企業、民營企業家增加的沉重債務負擔,也給債權人指明正確維權路徑,對于同類案件處理具有積極示范意義。

 

上一篇:2019年度廣東法院行政訴訟十大典型案例
下一篇:廣東法院粵港澳大灣區跨境民事糾紛典型案例(二)

返回頂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数据 喜乐彩中几个号码有钱 体彩排列3直选 秒速时时彩攻略吧 一分赛车杀号技巧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新浪网 极速时时彩可以作假吗 百万彩极速快3 靠谱的幸运飞艇输死 幸运快三额网站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 腾讯分分彩下载 云南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电视竖屏 今天体彩p3出什么号开奖什么号码 北京快乐8走势图500 大乐透生日吉祥号码 2020网上正规购彩何时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