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典型案例 >

廣東法院粵港澳大灣區跨境民事糾紛典型案例(二)

案例1

四維公司與香港藍波公司等股權轉讓糾紛案

——跨境支付匯差負擔約定效力認定

基本案情

2015年,香港藍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波公司)與四維實業(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維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合同》,約定藍波公司向四維公司轉讓其所持有的某公司股權,價款為人民幣1950萬元,按照合同約定匯率折算為港幣2452萬余元。四維公司以人民幣支付部分股權轉讓款后,于2016年與藍波公司簽訂《付款匯率確認書》,約定將已付股權轉讓款按照《股權轉讓合同》約定的匯率由人民幣折算為港幣后再按照款項支付當日的匯率折算為人民幣,據此計得已付款項不足應付款項的部分作為匯差,由四維公司另向藍波公司支付。四維公司提起訴訟,主張藍波公司繼續履行《股權轉讓合同》并承擔違約責任。藍波公司提出反訴,主張四維公司支付尚未付清的股權轉讓款、匯差及利息。

裁判結果

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股權轉讓合同》《付款匯率確認書》是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雙方對匯差負擔的約定合法有效,當事人應當繼續履行合同,四維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藍波公司存在違約行為,故判決駁回四維公司的訴訟請求,判令四維公司向藍波公司支付應付未付的股權轉讓款、匯差及利息。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認定當事人為便利對跨境支付匯差負擔問題所作約定具有法律效力,雙方約定對匯率波動商業風險承擔法律責任。

 

案例2

鑫宇公司訴ICE公司等承攬合同糾紛案

——香港公司解散后主體資格認定

基本案情

2015年,香港企業ICE-ZONE LIMITED(以下簡稱ICE公司)與廣州市鑫宇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宇公司)簽訂合同,約定ICE公司向鑫宇公司采購服裝,貨款總金額人民幣49.2萬元。內地居民陳某香以ICE公司廣州辦事處經理的身份在該合同中簽名。鑫宇公司以ICE公司未足額支付貨款為由提起訴訟,主張陳某香支付欠付的貨款人民幣39.9萬元及利息,ICE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裁判結果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ICE公司與鑫宇公司之間成立買賣合同關系,陳某香系作為ICE公司的工作人員代表該公司在合同中簽名,其個人并非合同的一方,故判決ICE公司向鑫宇公司支付欠款本息,駁回鑫宇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補充查明,2017年ICE公司已被香港公司注冊處解散,根據香港法律,公司解散后不能再以原公司的名義進行活動或承擔民事責任、不再具備主體資格,但其可在恢復注冊后另行主張權利,故裁定撤銷一審判決關于ICE公司承擔責任的判項,駁回鑫宇公司對ICE公司的起訴。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適用香港法律認定香港公司解散后的主體資格,示明了香港企業法人退出市場后不再承擔連帶責任。

 

案例3

華森公司訴銀燕公司股東知情權糾紛案

——適用香港法律認定香港公司真實意思表示

基本案情

內地居民黃某橋、黃某廈是香港企業華森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森公司)的股東,二人各持有華森公司5000股的股份,均擔任華森公司董事。華森公司在內地設立一人有限公司廣東銀燕房產發展公司(以下簡稱銀燕公司)。2019年,黃某橋以華森公司股東及董事的身份主張其代表華森公司提起訴訟,要求行使股東知情權、查閱銀燕公司的財務報表及股東會會議記錄。法院受理案件后,黃某廈以華森公司股東及董事的身份主張其代表華森公司申請撤訴。

裁判結果

廣東自由貿易區南沙片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華森公司系香港企業,其民事權利能力、民事行為能力、股東權利義務等事項均應適用香港法律,黃某橋以其能夠代表華森公司為由提起本案訴訟,但其無法提供華森公司董事會決議或股東會決議等證據以證明華森公司確有提起訴訟的真實意思,故裁定駁回華森公司的起訴。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適用香港法律對香港公司股東、董事的職務行為能否代表該公司法人意志進行審查,明確公司提起訴訟前應當經過股東會、董事會決定主張權利,引導公司規范內部治理。

 

案例4

陳某貴訴青上公司等公司決議糾紛案

——請求履行公司決議訴訟主體資格認定

基本案情

富利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利香港公司)是青上化工(佛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上公司)的唯一股東。富利香港公司作出決議:青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陳某慈變更為陳某貴。股東會決議作出后,青上公司并未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手續。陳某貴以青上公司、陳某慈未履行股東會決議且另行刻制公司印章為由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青上公司、陳某慈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手續及確認新刻制的公司印章無效。

裁判結果

佛山市三水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青上公司的董事會如何執行公司股東會決議及股東會如何敦促董事會執行決議,屬于公司內部管理事項。陳某貴并非青上公司的股東、董事或監事,無權提起訴訟主張青上公司履行股東會決議,故裁定駁回陳某貴的起訴。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一審裁定。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依法審查原告是否具有請求履行公司決議訴訟主體資格,保護股東、董事、監事對跨境設立享有管理權。

 

案例5

王某銘訴越翔公司等股權糾紛案

——支持跨境投資者辦理股權變更登記

基本案情

內地居民王某銘、張某華均系廣州越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越翔公司)的股東。越翔公司經營期間,王某銘取得香港居民身份。2011年,王某銘提起股權轉讓糾紛訴訟,要求將張某華名下的股份轉至其名下。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定王某銘已出資購買登記在張某華名下的股權,確認王某銘系張某華名下越翔公司股權的實際出資人。2015年,王某銘以股權并購為由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越翔公司、張某華協助將登記在張某華名下的股權變更登記至其名下。

裁判結果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王某銘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后購買內地企業的股權,并未經過商務主管部門的審批,變更股權登記的前置條件尚未成就,故判決駁回王某銘的訴訟請求。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依照《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及變更備案管理暫行辦法(修訂)》的規定,不涉及國家規定實施準入特別管理措施的非外商投資企業變更為外商投資企業實行備案管理,無需辦理審批手續。故撤銷一審判決,判令越翔公司、張某華協助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根據國家外商投資制度,支持跨境投資者辦理股權變更登記,依法及時維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案例6

東方公司訴河南畜產品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案

——認定非法進口貨物退運后費用負擔

基本案情

河南省畜產品進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畜產品公司)系香港企業東方海外貨柜航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公司)承運貨物的收貨人。該批貨物在伊朗阿巴斯港裝運后被運至深圳蛇口港,河南畜產品公司辦理換單手續后以貨物所有權人的身份主張提貨,辦理了貨物進口申報手續。河南畜產品公司申報的貨物名稱為人造石墨材料。海關查驗后認定,該批貨物系非石墨化碳素產口回收破碎料或報廢料,屬于我國禁止進口的固體廢物,與申報不符。2018年,海關發出書面通知,責令河南畜產品公司、東方公司辦理貨物退運手續。東方公司安排船舶將該批貨物退運回伊朗阿巴斯后提起訴訟,主張河南畜產品公司支付退運費及貨物滯留蛇口港期間產生的費用。

裁判結果

廣州海事法院一審認為,河南畜產品公司與東方公司海上運輸合同關系,河南畜產品公司作為收貨人應當積極履行提貨義務,現因該批貨物被認定為非法進口的固體廢棄物,由此產生的退運及堆存費用應由河南畜產品公司負擔,河南畜產品公司未履行退運義務,東方公司代其履行義務后有權主張其支付相應的費用。故判決河南畜產品公司向東方公司支付退運費及堆存費。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根據過錯原則認定退運非法進口固體廢棄物費用的負擔問題,依法維護跨境貨物運輸及海關進出口監管秩序,并明確了企業保護生態環境責任。

 

案例7

森科公司訴曹某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

——采納知名度證據解決涉港著作權糾紛

基本案情

香港企業森科產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森科公司)系“B.Duck”系列美術作品的著作權人,其旗下““””等小黃鴨形象被廣泛使用于生活用品、辦公用品等各類商品和服務中。2017年,森科公司發現內地居民曹某在經營的淘寶網店中銷售使用了上述小黃鴨形象的手機殼。森科公司以曹某擅自銷售帶有其作品的產品損害其品牌商譽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曹某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

裁判結果

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涉案美術作品于2014年獲得“香港名牌”稱號,于2016年獲得“香港卓越名牌”稱號,其品牌及設計曾被央視網《香江故事》予以報道,曹某未經森科公司許可而擅自使用該美術作品的商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侵犯森科公司著作權中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發行權,故判決曹某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并向森科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依法審查并采信著作權人就其作品知名度提供的相關證據,嚴格保護香港知名品牌的著作權及相應的網絡傳播權、發行權。

 

案例8

恒利公司訴杰薄斯公司等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適用裁量性賠償保護香港企業商標權

基本案情

恒利國際服裝(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利公司)注冊了第7567526號“orange flower及圖”商標,其核定使用的商品類別為第25類服裝、褲子、外套等。恒利公司發現,杰薄斯貿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杰薄斯公司)、香港企業艾克瑪特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艾克瑪特公司)在其共同經營的網站上使用與“orange flower及圖”商標近似的文字標識、在網站上銷售侵害涉案商標權的服裝并進行虛假宣傳。恒利公司以杰薄斯公司、艾克瑪特公司侵害其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杰薄斯公司、艾克瑪特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1000萬元及合理費用。

裁判結果

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杰薄斯公司、艾克瑪特公司的行為已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判令杰薄斯公司、艾克瑪特公司共同賠償恒利公司人民幣998萬元以及合理費用。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二審認為,杰薄斯公司、艾克瑪特公司在侵權期間因侵權所獲利益及恒利公司所受到的損失均難以確定,綜合考慮杰薄斯公司、艾克瑪特公司的行為存在源頭性銷售侵權、虛假宣傳、故意侵權、可得非法銷售利潤較高、對恒利公司的商譽損害大、且在訴訟過程中拒絕證據披露以及繼續侵權的實際情況,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綜合考慮商標對商品價格的貢獻率、侵權行為情節等因素,適用裁量性賠償方法,支持權利人訴訟請求,酌情確認知識產權侵權損害賠償數額。

 

案例9

中山咀香園公司訴澳門咀香園公司等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合理認定內地和澳門企業知名商標權屬范圍

基本案情

中山市咀香園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山咀香園公司)注冊了“”等14個商標。中山咀香園公司發現,澳門咀香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澳門咀香園公司)、澳門居民黃永昌委托內地某電視臺新聞頻道播出的節目畫面中出現了“”“ ”等標識,主持人在該節目中多次口播“澳門咀香園”等內容。中山咀香園公司以上述行為侵害其商標侵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澳門咀香園公司、黃永昌、某電視臺停止侵權,并連帶向其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50萬元及合理費用。

裁判結果

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中山咀香園公司注冊的14個商標經其多年宣傳使用,已具有較高的知名度,澳門咀香園公司、黃永昌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某電視臺在其電視節目中播放被控侵權廣告的行為構成幫助侵權,但“咀香”“咀香園”品牌知名度和聲譽的產生有著長期的歷史原因,中山咀香園公司與澳門咀香園公司均對該品牌聲譽的形成作出過一定貢獻,且澳門咀香園公司在廣告中使用“澳門咀香園餅家”屬規范使用企業名稱,并不會引起相關消費者產生混淆或者誤認,故認定澳門咀香園公司的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澳門咀香園公司、黃永昌、某電視臺連帶向中山咀香園公司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10萬元及合理費用。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某電視臺按規定審查了澳門咀香園公司的主體、字號、商標等資料及使用情況,應認定已履行合理審查義務,某電視臺及時下架侵權節目,故改判某電視臺在本案中不構成幫助侵權。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依照內地法律認定澳門企業構成商標侵權,兼顧品牌及商譽形成的歷史過程及現狀,認定澳門企業的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案例10

吳某慶訴希美克公司等職務發明創造發明人報酬糾紛案

——支持跨境企業職務發明人經濟權益

基本案情

內地居民吳某慶自1999年起在希美克(廣州)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希美克公司)任職,工作期間完成了“防止鎖閉的防風門插芯鎖”的職務發明創造。香港企業Betteli Limited(以下簡稱Betteli公司)系希美克公司的關聯公司。2003年12月,Betteli公司將吳某慶完成的上述職務發明創造在美國申請了發明專利,并于2007年獲得專利授權。Betteli公司通過希美克公司在我國內地使用該專利技術大量制造產品后出口至美國銷售。吳某慶以職務發明人有權獲得報酬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希美克公司、Betteli公司向其支付報酬43萬美元。

裁判結果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一審認為,吳某慶系在我國境內完成的發明創造活動,若以該專利屬于美國專利為由認定本案不適用我國法律關于職務發明發明人有權取得報酬的規定,對發明人顯失公平,也縱容了用人單位此種實際獲利同時規避支付發明人報酬的行為,判令希美克公司向吳某慶支付職務發明報酬人民幣30萬元。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認定內地企業不當利用關聯公司在境外申請專利以規避我國法律強制性規定的行為無效,充分保護職務發明人的合法權益。

 

案例11

偉創力公司訴孫某田勞動爭議案

——內地企業違法解雇香港籍員工責任認定

基本案情

香港居民孫某田于2016年與偉創力制造(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偉創力公司)簽訂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約定孫某田的月工資為人民幣3.8萬元。勞動合同期限內,偉創力公司以孫某田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為由,要求解除雙方勞動合同。雙方當事人因賠償金問題發生爭議,遂申請勞動仲裁。珠海市斗門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裁決偉創力公司向孫某田支付違法辭退賠償金人民幣9.4萬元。偉創力公司不服該裁決,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確認偉創力公司解雇孫某田的行為合法,無需支付違法辭退賠償金。

裁判結果

珠海橫琴新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偉創力公司單方解除其與孫某田的勞動合同,其應證明孫某田存在違反公司規章制度行為及據以解除勞動關系的規章制度系依法制定、已經公示或已告知孫某田,現偉創力公司并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孫某田存在違反公司規章制度、不配合內部調查的違紀行為,偉創力公司據此解除勞動合同理據不足,故判決偉創力公司向孫某田支付賠償金人民幣9.4萬元。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依法認定用人單位應對辭退勞動者的合法性承擔舉證責任,判令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用人單位依法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

 

案例12

林某婷訴中豪公司教育培訓合同糾紛案

——認定香港居民享有參加內地培訓權益

基本案情

2017年9月,香港居民林某婷向廣州中豪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豪公司)購買計算機軟件職業技能培訓線上及線下課程,支付了課程費用。2018年3月,中豪公司通過“微信”聊天程序告知林某婷,因機房調配限制,原購買的課程全部改為線上教學。林某婷以中豪公司收取費用后未依約提供線下課程為由提起訴訟,主張中豪公司返還已付的課程費用并支付利息。

裁判結果

廣東自由貿易區南沙片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本案被告中豪公司住所地及涉案合同履行地均在我國內地,應以我國內地法律作為本案的準據法,中豪公司未依約提供線下培訓課程的行為構成違約,致使涉案合同目的無法實現,損害了林某婷作為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中豪公司應向林某婷返還已付的課程費用并支付利息,故判決支持林某婷的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依照涉外民事法律關系適用法確定跨境教育培訓合同的準據法,認定教育培訓服務機構應當承擔的違約責任。

 

案例13

林某璇訴啟德公司等債權人撤銷權糾紛案

——采納香港法院判決認定案件事實

基本案情

2017年1月,香港法院作出生效判決,判令香港企業啟德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啟德公司)向香港居民林某璇支付港幣5000萬元及利息。2017年2月,林某璇向香港法院申請對啟德公司進行清盤。啟德公司將其持有的廣東啟德酒店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12,900萬美元的股權,以人民幣1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香港企業鵬信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鵬信公司)。2017年4月,香港法院對啟德公司作出清盤命令。林某璇以啟德公司以明顯不合理價格轉讓股權、損害林某璇的債權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撤銷啟德公司向鵬信公司轉讓股權的行為。

裁判結果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香港法院生效判決已認定林某璇對啟德公司享有債權,雖然當事人尚未向人民法院申請認可和執行該判決,但在啟德公司未能提供相反證據推翻該判決或證明判決確定的債權債務已經清償完畢的情況下,應對該判決認定的債權予以確認。啟德公司與鵬信公司以明顯不合理的價格轉讓涉案股權有違正常的商業交易規則,雙方存在惡意串通轉移啟德公司財產、損害林某璇權益的行為,故判決撤銷該股權轉讓行為。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依據香港法院作出的判決認定案件事實,確認香港法院生效判決具有訴訟證據的效力。

 

案例14

鄒某靈訴陳某潮運輸合同糾紛案

——采納香港律師法律意見查明域外法律

基本案情

香港居民鄒某靈登記的個人商號“大輝貨運服務”,自2008年起陸續為東莞市昊森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昊森公司)提供運輸服務。2014年,昊森公司被注銷,公司注銷時其法定代表人、股東均為陳某潮。2015年2月,陳某潮向“大輝貨運服務”出具欠款單,確認昊森公司將于2015年3月15日前向“大輝貨運服務”結清欠款人民幣10萬元。“大輝貨運服務”于2015年6月結業,鄒某靈系其結業時的唯一擁有人。鄒某靈于2017年提起訴訟,主張陳某潮、東莞市昊恒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昊恒公司)向其支付欠款單確認的欠款人民幣10萬元及利息。

裁判結果

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大輝貨運服務”系在香港登記的個人商號,鄒某靈提交的香港律師出具的法律意見載明,根據香港《商業登記條例》第3條的規定,“大輝貨運服務”結業后其債權債務應由其擁有人鄒某靈承擔,鄒某靈可以“大輝貨運服務”擁有人的身份向“大輝貨運服務”的債務人追討債務,雖然昊恒公司未在欠款單上蓋章,但其實際參與了運輸合同的履行,其也是案涉運輸合同的相對方,故判決陳某潮、昊恒公司向鄒某靈支付人民幣10萬元。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采納香港律師出具的法律查明意見查明域外法律,認定香港居民登記的個人商號結業后原擁有人可以繼續向債務人追討債務,保護境外企業開辦者合法權益。

 

案例15

林某杰訴胡桃里餐廳網絡侵權責任糾紛案

——確認香港籍調解員在線化解跨境商事糾紛效力

基本案情

澳門居民黃某偉在未獲得授權的情況下,在經營的廣州市胡桃里餐廳(以下簡稱胡桃里餐廳)的“微信”公眾號中使用新加坡公民林某杰的肖像和姓名用于經營性宣傳。2019年,林某杰以胡桃里餐廳侵犯其肖像權、姓名權為由提起訴訟,要求胡桃里餐廳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精神損害撫慰金。

裁判結果

廣州互聯網法院委托香港調解機構指派港籍調解員,通過“5G多元化解平臺”跨境調解本案糾紛。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胡桃里餐廳在微信公眾號上向林某杰賠禮道歉,胡桃里餐廳應向林某杰賠償的損失金額由法院予以裁判。調解結束后,廣州互聯網法院采用遠程視頻方式開庭審理案件,對當事人達成的上述調解協議予以確認,并判決胡桃里餐廳向林某杰賠償損失人民幣3萬元。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在跨境民事糾紛中引入香港調解機構和香港籍調解員,以線上調解方式有效化解糾紛。

 

案例16

華夏公司申請認可和執行香港仲裁裁決案

——確認香港仲裁裁決效力

基本案情

華夏航運(新加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夏公司)與香港企業東海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海公司)簽訂合同,約定華夏公司為東海公司運輸貨物,合同爭議在香港進行仲裁。2018年,香港仲裁庭作出裁決:東海公司向華夏公司支付賠償款以及仲裁費用。裁決生效后,華夏公司向廣州海事法院申請認可和執行裁決。東海公司抗辯稱雙方當事人未達成仲裁協議,請求駁回華夏公司的申請。

裁判結果

廣州海事法院審查認為,本案當事人未對確認仲裁協議效力的準據法作出約定,應適用當事人約定的仲裁地即香港的法律審查該仲裁協議是否成立及有效。根據香港法律規定,雙方當事人之間訂立了有效仲裁協議,涉案裁決不屬于不予認可和執行的情形,故裁定認可涉案裁決。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適用仲裁地法律審查仲裁協議是否成立及有效,依法認定香港仲裁裁決的效力。

 

案例17

盧某霖訴羅某明等民間借貸糾紛案

——在線見證跨境委托訴訟代理人手續

基本案情

2015年,內地居民盧某霖與廣東廣悅汽車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悅公司)簽訂《借款合同》,約定盧某霖向廣悅公司提供資金人民幣200萬元,借款期限為60日。盧某霖分別與香港居民羅某明、吳某儀、麥某君簽訂《保證合同》,約定羅某明等三人為廣悅公司上述借款提供連帶保證責任擔保。借款期限屆滿后,廣悅公司未清償款項。盧某霖提起訴訟,請求廣悅公司向其償還借款本金及利息,羅某明、吳某儀、麥某君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裁判結果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廣悅公司向盧某霖清償借款人民幣200萬元及利息,羅某明、吳某儀、麥某君承擔連帶責任。判后,羅某明、吳某儀、麥某君提起上訴,擬委托內地律師作為其二審訴訟代理人。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羅某明等作為香港居民,授權委托訴訟代理人需經過香港律師公證轉遞或內地公證或到受訴法院面簽,在征求當事人及其擬委托律師的意見后,適用“涉港澳案件授權見證”平臺完成了在線授權見證,后經審理查明,廣悅公司、羅某明、吳某儀、麥某君已清償部分債務,故改判廣悅公司、羅某明等向盧某霖清償借款剩余本金人民幣103.8萬元及利息。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通過“涉港澳案件授權見證”平臺為當事人辦理跨境授權委托手續,為港澳當事人在人民法院參加訴訟提供便利。

 

案例18

香港破產清盤人申請內地協助網拍香港資產案

——以跨境網上拍賣形式處置香港破產資產

基本案情

2002年10月,香港法院作出破產命令,宣告香港居民羅某輝破產。2002年12月,破產人債權人大會委托鄧某華為清盤人,負責處置和分配羅某輝的資產。清盤過程中,清盤人發現羅某輝名下香港企業皇爵發展有限公司持有的5個香港特別車輛牌號碼(即“幸運車牌”)具備一定的價值。因香港無破產財產網絡拍賣平臺,為實現破產財產處置價值最大化,清盤人于2019年2月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請,希望借助深圳破產財產拍賣平臺處置香港破產財產,以提高財產處置價值和成功率。

辦理過程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審查認為,由境內管理人為境外破產代表提供協助沒有法律障礙,具有可行性。故指導深圳破產管理人自治組織與香港清盤人進行接觸和磋商,就香港清盤人的地位、香港清盤程序的性質以及財產處置的合法性等進行審查,認定可以由境內管理人自治組織作為境內管理人的代表,協助境外破產代表處置目標財產。2019年3月,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導、深圳破產管理人自治組織協助下,通過適用深圳法院破產財產處置模式,5個香港特殊車牌號碼在阿里拍賣平臺進行拍賣,由一位香港居民以人民幣60萬元總價成功拍下。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通過指導境內破產管理人自治組織為香港破產管理人提供民間協助,積極推動內地通過網絡拍賣形式處置香港破產資產。

 

案例19

工商銀行亞洲公司申請執行案

——確認香港清盤企業受送達人

基本案情

2016年,香港企業中國工商銀行(亞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工商銀行亞洲公司)因與內地居民鄭某、可信工業(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可信香港公司)及香港居民庫某金融借款、保證合同糾紛一案,在內地法院提起訴訟,并獲勝訴。鄭某、可信香港公司及庫某未履行生效判決確定的義務,工商銀行亞洲公司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執行過程

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審查認為,因可信香港公司及庫某已在香港宣告破產,并已確定破產清盤人和破產受托人,根據香港法律,公司破產清盤人有權以公司名義或代表公司在任何訴訟或其他法律程序中答辯,個人破產受托人可在與破產人財產有關的任何訴訟或其他法律程序中答辯,故認定可信香港公司的破產清盤人、庫某的破產受托人分別系二者的合法代表人,并在執行過程中向可信香港公司的破產清盤人、庫某的破產受托人送達相應的法律文書,使涉案房產得以順利拍賣。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適用香港法律認定香港清盤企業和破產個人的合法代表人并向其送達司法文書,提升司法送達和執行效率。

 

案例20

深圳宇輝公司訴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糾紛案

——規范行政機關辦理香港跨境獨資企業變更登記

基本案情

香港宇輝實業公司(以下簡稱香港宇輝公司)與深圳市葵涌土洋股份合作公司(以下簡稱土洋公司)簽訂合作經營合同,設立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深圳宇輝塑膠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宇輝公司)。2009年,雙方約定土洋公司退出深圳宇輝公司的經營,深圳宇輝公司的全部股權由香港宇輝公司持有,后辦理了股權變更登記。2017年8月,深圳宇輝公司取得變更為外商獨資企業的備案,向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市場監管局)申請變更登記為外商獨資企業。市場監管局以材料不齊全、不符合法定形式為由,回復不予受理和登記。深圳宇輝公司訴至法院,請求確認市場監管局的不予受理決定違法,并要求變更公司類型登記。

裁判結果

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土洋公司2014年仍以股東身份參與深圳宇輝公司經營管理,與2009年協議約定存在矛盾,且深圳宇輝公司提交的申請材料不符合法律規定,市場監管局據此作出不予受理決定并無不當。但市場監管局未在法定期限內作出不予受理決定,程序違法,故判決確認市場監管局未在法定期限內作出不予受理決定違法,駁回深圳宇輝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市場監管局作出不予受理決定,沒有載明法律法規依據、未履行告知補正程序、未明示應當提交的申請材料目錄、同時作出不予受理和不予登記處理,均構成程序違法。且深圳宇輝公司申請公司類型變更登記未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或者強制性規定。撤銷一審判決,撤銷市場監管局不予受理決定,判令市場監管局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審查行政機關作出的不予受理和登記行政決定,明確在行政機關應當依法受理當事人提出的公司類型變更登記申請,減少行政審批對企業的影響,保護香港在粵跨境投資者辦理工商登記的合法權益。

 

上一篇:廣東高院發布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典型案例
下一篇:廣東法院涉高空拋物、墜物十大典型案例

返回頂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数据 香港心水论坛74166 ds视讯官方 浙江省体彩20选5 体彩p5攻略 DS视讯-首页 香港码报管家婆彩图 钻石心水论坛150期 赛马会提供巜四肖中特 计算器足球半全场 香港黄大仙三肖中特见app 安徽11选5开奖历史﹥ 新疆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5 手机刮刮乐软件 3d试机号怎样分析和值 福建快三25号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