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典型案例 >

廣東法院涉高空拋物、墜物十大典型案例

楊某興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為泄私憤高空拋物,受到嚴厲刑事制裁

(一)基本案情

2018年12月22日下午6時許,楊某興因退還租房押金問題,與其租住的中山市民眾鎮六百六路149號“天添住宿”房東王某秋產生糾紛。隨后,楊某興為泄私憤,站在上述出租屋四樓陽臺處,不顧他人安危,將啤酒瓶、床板、菜刀等物品扔至樓下道路,導致群眾圍觀以及交通阻斷。民警到場勸解后,楊某興繼續往樓下扔床墊、餐具等物品,并以自殺、扔煤氣罐等方式與民警對峙。直至當晚11時許,民警破門而入將楊某興抓獲。

(二)裁判結果

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楊某興無視國家法律,故意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嚴重后果,其行為已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應依法懲處。綜合楊某興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悔罪表現,2019年3月21日,判處楊某興有期徒刑三年。該判決已生效。

(三)典型意義

本案中,被告人作為一名理智正常的成年人,明知高空拋物行為會損害樓下不特定人員的人身、財產安全,為發泄情緒,仍不計后果將啤酒瓶、菜刀等危險物品從高空拋棄扔下,雖未造成嚴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依法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高空拋物、墜物行為嚴重損害人民群眾人身、財產安全,極易引發社會矛盾糾紛,本案判決體現了刑事司法領域對于高空拋物治理的積極回應,對于有效防范、遏制高空拋物行為的發生、引領正向社會價值、形成良好社會風尚具有重要作用。

 

羅某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出于消遣發射彈珠危害公共安全,應承擔刑事責任

(一)基本案情

2018年11月10日21時許,羅某偉攜帶彈弓及彈珠到廣州市荔灣區環市西路133號新其路鞋城三樓保安宿舍樓頂玩耍。期間,羅某偉使用彈弓向樓頂的墻體發射彈珠,后又向荔灣區環市西路133號對出的轉入廣園西路方向的路面發射了 2粒彈珠,其中一粒彈珠(鋼珠)擊穿途經該處的一輛正載有多名乘客的198路公共汽車左邊第三塊車窗玻璃。經鑒定,該輛公共汽車受損的車窗玻璃損失價格為850元。2018年11月13日,羅某偉向到場調查的公安人員自動投案。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案發時正值晚上21時,路面交通繁忙,行人、車輛較多,羅某偉在樓頂使用彈弓向公共道路發射鋼珠,造成一輛正載客行駛的公交車車窗損毀, 其行為已對公共安全造成危險,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應依法予以懲處。2019年3月25日,判決羅某偉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該判決已生效。

(三)典型意義

高空拋物對社會公共安全存在極大的威脅,特別是在一些高樓林立,人口密度高的城市。雖然絕大多數高空拋物案件,實施者并不是蓄意實施危害社會公共安全的行為,或者出于一時玩樂之心,或者是一時疏忽大意,由于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很多人就不以為然。本案中,羅某偉為了消遣而發射彈珠,對其行為可能造成的危害持放任態度,雖未造成嚴重后果,依法也應承擔刑事責任。

 

謝某文訴珠海市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等生命權糾紛案

——物業公司未盡管理注意義務,應對外墻脫落致損承擔賠償責任

(一)基本案情

2018年9月4日,謝某連與吳某英途徑珠海市粵海中路君蘭居小區內2棟1單元樓下時,被該建筑物外墻脫落的瓷磚砸中,導致謝某連頭部重傷,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經查,君蘭居小區于2008年建成并通過竣工驗收,建設單位為珠海市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房地產公司)。自君蘭居小區交付使用至案發時,一直由珠海市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物業公司)提供物業管理服務。謝某連家屬謝某文訴至法院,要求物業公司和房地產公司共同賠償謝某連死亡的各項費用97萬元。

(二)裁判結果

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君蘭居小區的開發商和物業公司于2007年1月簽訂《小區前期物業管理委托合同》,合同內容完全符合前期物業服務協議的要件。合同至今有效,故物業公司仍是君蘭居小區的物業管理人,應依據合同約定對包括外面墻在內的物業管理區域內共用部位、共用設施設備進行維修、養護和管理。雖然并沒有業主委員會授權物業公司對涉案外墻面進行維修,但物業公司應當盡到相應的管理工作,做好相應警示及安全防范工作,物業公司并未就此提供相應的材料加以證明,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應對謝某連死亡的損害后果承擔侵權責任。2019年11月18日,判決物業公司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89萬余元。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五條規定,建筑物、構筑物或者其他設施及其擱置物、懸掛物發生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擔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中墜落的是建筑物的外墻,并非拋擲物品或其他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物品,應當由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依據過錯推定原則承擔責任。物業公司作為小區的管理人,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自己盡到必要的管理和注意義務,應當對外墻脫落造成的損害,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林某君訴王某慶等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

——多個物件脫落共同造成他人損害,由直接侵權人承擔責任

(一)基本案情

林某君、王某慶、孫某分別系深圳市南山區某社區七期21棟109號房、1009號房、909號房的業主,風華物業中心系該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2018年9月21日,王某慶房屋墜落的兩顆螺絲砸碎孫某房屋外沿的鋼化玻璃后,連同玻璃碎片墜落到林某君房屋陽臺的安全棚上,致使安全棚損壞。林某君遂訴至法院,要求王某慶、孫某和風華物業中心共同賠償其安全棚損害費5600元及相關損失。

(二)裁判結果

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林某君為其訴求提供了照片、報警回執、收據、微信聊天記錄截圖等證據,已盡到基本舉證責任。王某慶未到庭應訴,亦未對林某君的主張及證據提出異議。結合法院依法向公安機關調取的《出警錄音錄像》、現場照片,現場照片顯示涉案安全棚被墜落的螺絲及玻璃碎片砸壞、王某慶房屋陽臺上散落的螺絲與墜落的螺絲外觀相同等,已達到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故認定王某慶系侵權人,應承擔賠償責任。鑒于孫某房屋外沿的鋼化玻璃顯而易見是由墜落的螺絲砸碎,且林某君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孫某、風華物業中心對涉案安全棚的損壞存在過錯,故林某君要求孫某、風華物業中心承擔賠償責任的依據不足,不予支持。2019年6月25日,判決王某慶賠償林某君安全棚損失共計5600元。該判決已生效。

(三)典型意義

多個物件脫落、墜落共同造成他人損害,損害結果能夠確定是由于具體侵權人的行為直接造成的,應適用一般侵權責任規則,由直接侵權人承擔責任,其他墜落物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沒有明顯過錯的,不承擔責任。本案中,人民法院通過舉證責任分配規則推動當事人積極查找證據,同時加大依職權調查取證力度,充分運用日常生活經驗法則,最大限度查找確定直接侵權人,有效維護了被侵權人的合法權益。

 

彭某濤訴林某鳳等財產損害糾紛案

——寵物高空墜落致人損害,飼養人應承擔賠償責任

(一)基本案情

2019年8月6日上午10時許,彭某濤將其名下粵G76Z19號車輛停放在珠海市香洲區吉大嘉年華國際公寓樓下劃定的地面停車位上,該停車位處于嘉年華國際公寓2124號房陽臺外對應的地面位置。當日上午11時許,嘉年華國際公寓的保安于巡邏時發現一白色犬只從公寓樓高層墜落并砸中彭某濤的車輛,導致彭某濤車輛受損。彭某濤到達現場后立即報警處理,經調查,墜樓小狗系居住在墜落現場上方21樓的住戶即林某鳳與何某央所飼養。彭某濤訴至法院,要求林某鳳與何某央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二)裁判結果

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林某鳳與何某央作為案涉墜樓犬只的管理人,未依法履行管理義務,對飼養的寵物犬疏于管理,以致寵物犬在活動過程中從陽臺墜落砸中彭某濤的車輛,給彭某濤造成損失,應承擔賠償責任。彭某濤將車輛停放于小區物業公司劃定的地面停車位上,林某鳳與何某央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彭某濤對于車輛的損失存在主觀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故此不能減輕二人的侵權責任。2020年1月9日,判決林某鳳、何某央賠償彭某濤損失1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三)典型意義

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損害人民群眾人身、財產安全,極易造成人身傷亡和財產損失,引發社會矛盾糾紛。本案犬只飼養人疏于管理,以致犬只墜落砸損他人財物,飼養人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該案判決正確適用侵權責任法的規定,依法判決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保護了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同時,警醒動物飼養人要嚴格飼養動物管理,做好安全防護措施,避免發生類似安全事故。

 

朱某明訴陽山縣某手袋廠等用人單位責任糾紛案

——員工過失拋物致人傷殘,用人單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一)基本案情

陳某強是陽山縣某手袋廠(以下簡稱手袋廠)的實際經營者,其租用陽山縣和平旅館的一樓和四樓作為手袋廠的工作場地。2018年1月9日,黃某燕在手袋廠四樓上班,期間將一捆半成品的手袋從四樓樓梯間直接拋下一樓樓梯口,砸到和平旅館旅客朱某明的頸部,朱某明當場昏倒在地。朱某明受傷后,隨即被送往醫院治療。經鑒定,朱某明四肢癱瘓,構成一級傷殘。朱某明訴至法院,要求手袋廠、陳某強及黃海燕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二)裁判結果

陽山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黃某燕因疏忽大意在四樓拋下半成品手袋導致朱某明受傷,二者之間具有直接因果關系。黃某燕作為手袋廠員工,受經營者陳某強的雇請在廠里從事手袋生產加工工作,將生產加工的半成品手袋從四樓運送至一樓是其工作內容,其通過拋運方式將半成品手袋從四樓運送至一樓,屬于執行工作任務。手袋廠作為用人單位、陳某強作為手袋廠實際經營者,應對朱某明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2019年5月14日,判決手袋廠、陳某強連帶賠償71.5萬元給朱某明。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的規定,黃某燕作為手袋廠的工作人員,其在拋運手袋過程中因疏忽大意導致他人受傷,用人單位及其實際經營者,應對他人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本案作為嚴厲打擊高空拋物的典型案件,有力警醒、教育各單位和員工將高空拋物納入“安全生產”范疇,絕不能為了“走捷徑”“圖方便”而不顧生產安全,對高空拋物行為不得心存半點僥幸。

 

何某訴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等物件墜落損害責任糾紛案

——物業管理人未有效履行管理維護職責,應承擔過錯賠償責任

(一)基本案情

2017年8月23日,第13號強臺風“天鴿”在廣東沿海地區登陸,并正面吹襲中山。中山市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先后多次發出緊急預警通知,啟動強臺風I級應急響應,將臺風預警信號升級為紅色,要求各行業和廣大居民切實做好避風防風措施。當日上午11時30分許,何某福駕車載其11歲女兒何某途經中山市某小區時,將車輛停放在小區外的公路邊,被小區樓頂墜落的一根長約6米、直徑10公分的鋼管斜插入車廂頂,造成何某嚴重受傷。經鑒定,何某構成三級傷殘、七級傷殘各一項。何某遂訴至法院,要求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廣州某物業公司等承擔共同賠償責任。

(二)裁判結果

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作為該小區的物業公司,負有對管理區域內建筑物的公用設施進行檢查、維修等職責。事發當日系強臺風天氣,中山分公司疏于防范或工作不到位,導致小區樓頂構筑物裝飾架的一鋼柱脫落釀成損害事故,應依法承擔相應損害賠償責任。在強臺風天氣情況下,何某的監護人即其父母無視風險帶何某外出,由此導致損害事故發生,其父母負有一定的責任,酌定由何某的父母對本案損害事故承擔30%的責任。2020年2月19日,判決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廣州某物業公司共同向何某賠償各項損失合計95萬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發生于強臺風“天鴿”登陸前的特殊天氣條件下,雖然受害人的監護人在此次事故中負有一定過錯,但物業公司作為小區管理人,在強臺風來臨前未切實履行好相關物業的檢查、管理和維護義務,存在管理上的過錯,與損害結果的發生存在因果關系,應依法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本案判決正確處理了特殊天氣、受害人本人以及物業公司之間的關系,合理界定三者對損害結果的作用力和責任比例,依法維護了受害人的合法權益。

 

陳某訴潮州楓溪區某幼兒園等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

——幼兒園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應當承擔主要賠償責任

(一)基本案情

陳某和翁某為潮州市楓溪區某幼兒園(以下簡稱幼兒園)小班學生。2016年3月,翁某在幼兒園內五樓天臺扔下小塊混泥土,將正在樓下活動的陳某頭部砸傷。后陳某被送至醫院住院治療,于同年6月出院后,仍繼續進行康復訓練和治療。經鑒定機構鑒定,陳某構成九級傷殘。陳某因本案事故遭受人身損害造成損失共計38.3萬元。

(二)裁判結果

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本案事故發生時,幼兒園五樓天臺上供幼兒玩耍的沙堆中有大小約10cm×5cm的沙磚塊,幼兒園沒有及時發現、排查,使幼兒有機會接觸到磚塊而導致危險發生,且沒有設置一定的防護措施防止高空拋、墜物,以致翁某將沙磚塊扔出天臺時沒有及時被制止,磚塊跌落樓下時也沒能及時采取措施避免樓下幼兒受到傷害,對幼兒沒有盡到應有的管理和保護職責,依法應當承擔主要責任。翁某的法定代理人平時疏于教導,對翁某做出高空拋物的危險動作也負有一定的責任。2019年3月15日,判決幼兒園對陳某的損害承擔90%賠償責任,翁某及其監護人承擔10%賠償責任。

(三)典型意義

本案發生在幼兒園內,侵權人及受害人均為幼兒,是在特定時間和場所發生的無民事行為能力人之間的高空拋物事件。幼兒園的教育對象是自我保護和識別能力非常有限的幼兒,因此對在校幼兒應盡到嚴格、周密的教育、管理和保護義務。涉案幼兒園對提供給幼兒活動的場所和設施沒有及時發現和消除安全隱患,對幼兒沒有盡到應有的管理和保護職責,導致幼兒因高空拋物行為受到傷害,依法應當承擔主要責任。

 

聶某訴陳某等物件損害責任糾紛案

——建筑物件墜落致人損害,發包人和施工人共同承擔賠償責任

(一)基本案情

2018年1月10日,聶某途經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黃岐白沙陳溪新村南九街5號房屋南側時,頭部被涉案房屋墜落物砸中受傷。事故發生后,聶某被送往醫院救治,同年3月6日出院。經鑒定,聶某顱腦損傷致左側面癱構成八級傷殘,顱腦損傷致嗅覺功能喪失構成十級傷殘。涉案房屋為陳某所有,案發時房屋正由龍某承建施工,龍某沒有建筑施工資質。聶某訴至法院,請求陳某、龍某支付傷殘賠償及精神損害撫慰金共47萬元。

(二)裁判結果

佛山市南海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綜合本案證據分析,砸傷聶某的墜落物應是龍某承攬的涉案房屋加建工程的工地擱置物、懸掛物發生脫落、墜落所致。龍某作為施工人員未提供證據證明其無過錯,應對聶某受傷承擔賠償責任。涉案房屋在5層以上進行加建,陳某作為房屋所有人和工程發包人,將加建工程發包給沒有相關資質和不具備安全施工條件的龍某,在選任施工人員上存在過失,應對聶某損失承擔相應責任。綜合兩被告的過錯程度,酌定龍某、陳某承擔責任比例為70%、30%。聶某因傷致殘,精神受到損害,龍某、陳某應支付聶某精神損害賠償金。2019年8月15日,判決龍某支付賠償款和精神損害賠償金共17.2萬元;陳某支付賠償款和精神損害賠償金共7.4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三)典型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五條規定,建筑物、構筑物或者其他設施及其擱置物、懸掛物發生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施工人在施工期間未盡安全注意義務,導致物件墜落致人損害,應依法承擔賠償責任;而高層改建工程的發包人,因選任無資質的施工人員,也應對其過失承擔相應責任。本案警醒發包人、施工人要合法、規范、文明施工,履行安全保障義務,避免施工過程中發生物件墜落事故。

 

廣東某電梯安裝公司等訴佛山順德安監局行政處罰糾紛案

——施工單位及管理人未盡安全管理職責,應予以行政處罰

(一)基本案情

2017年1月7日上午,廣東某電梯安裝公司(以下簡稱電梯公司)施工人員鄧某在萬科金域濱江廣場13號樓負一層井道內進行電梯安裝施工。當鄧某準備安裝轎廂壁時,被從高空墜落的水泥預制件砸中頭部流血而倒地,經搶救無效當場死亡。2018年1月19日,佛山順德安監局(以下簡稱安監局)認定電梯公司作為生產經營單位,未盡到安全管理責任,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四十一條的規定,對電梯公司做出罰款21萬元的行政處罰;同時,認定電梯公司區域經理張某某未盡到主要負責人安全管理職責,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十八條第三項、第五項的規定,對張某某做出罰款1萬元的行政處罰。電梯公司、張某某均不服,訴至法院。

(二)裁判結果

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安監局針對電梯公司及張某某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所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處罰恰當,應予支持。電梯公司、張某某請求撤銷各自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應予駁回。2018年7月6日,分別判決駁回電梯公司、張某某的訴訟請求。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本案中,電梯公司在事故中存在落實安全生產措施不到位,事前未對施工人員進行足夠的安全教育培訓、現場未指導和督促施工人員按照正確的施工步驟進行安裝前的隱患排查等,因此,電梯公司及主要負責人張某某均應對施工人員因高空墜落的水泥制件而死亡的安全事故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本案法院支持行政機關對相關單位存在的防范高空拋物、墜物的工作疏漏、風險隱患依法行使處罰職權,彰顯了人民法院積極督促和推動有關單位完善防范高空拋物、墜物工作舉措的鮮明態度。

 

上一篇:廣東法院粵港澳大灣區跨境民事糾紛典型案例(二)
下一篇:2019年度廣東省知識產權審判十大案件

返回頂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数据 og视讯如何套路玩家 陕西快乐10分口诀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老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大玩家娱乐平台可靠吗 六肖中特期期准一码论坛128期 重庆快乐十分准一码 宁夏11选5在线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稳赚技巧 北京pk10前五怎么定码 北京赛车怎么能回本 上海时时彩官网平台 三分赛车怎么玩法 网赚518全自动挂机赚钱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